劉信《風後求放假,使乜走法律罅?》

講真,山竹襲港後劉信撰文,批評郭榮鏗提議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是走法律罅,自然預料有人反駁。使人想不到的是,所謂反駁的指控,竟然是「保皇」、「皇帝唔急太監急」。劉信過去寫文,鬧爆林鄭反港獨其實揸流攤,保安局無故延長民族黨申述期,政府有法不執、姑息縱容的一刻,現在罵我「保皇」的人,躲到哪裡去了呢?

 

「求放假」點解當貶義?

更有趣的是,某人常自稱左派,竟然會把「求放假」視作貶義詞。「求放假」的「求」,是要求和爭取,「放假」即是休假,全部都是中性詞。有打工仔每逢打風,便想因此而求得一日颱風假,「賺颱風假」則是指不用返工照有糧出,全部是事實陳述。有人所支持的建制派工會,正在要求五天男性侍產假,又貶義乎?

至於為何有些打工仔渴望颱風來臨,便可以求得一日休假,劉信避免離題,所以之前不談。究其原因,通常是他們打的工,人工跟勞力付出不相稱,同事之間勾心斗角,工作性枯燥乏味,返工沒成就感,或者工作根本沒前景。用某人常自稱左派的術語來說,是工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勞動出現了異化(Entfremdung),所以他們好想放假。

 

老闆不體恤員工,找政府當替罪羊

還有,劉信過去曾多次強調,颱風後交通有阻滯而遲到,扣不扣糧決定權在你老闆,不在政府手上。老闆扣你糧,你覺得老闆無良,又不敢罵老闆,因你怕被炒魷。用左派術語來說,便是工人不掌握生產資料,生活資料必須靠勞動換取,工人的工作待遇由資產階級決定。某人自稱左派竟當無件事,是不知有心還是無意?

因此,老闆不體恤工人,是壓搾、剝削工人的體現,為何要跑去鬧政府呢?泛民政客會這樣做,原因很簡單,一來他們是在野反對派,當然是借機要抽政府水,二來則是幫資產階級轉移視線,把勞資雙方糾紛的矛頭轉向政府,找政府當替罪羊。畢竟,泛民其實支持資本主義,自然為資產階級服務。某人扮作為工人發聲,竟然跟泛民沆瀣一氣,要政府為老闆們受過,某人所謂的左,不知又左到哪裡去呢?

 

想要公眾假期,使乜走法律罅?

說到走法律罅,是指有人利用一條條文法律字眼沒有精準詳盡 precise 的解釋,於是任意地按文本原則解讀,這點相信連郭榮鏗也不會否認。劉信指這樣解釋,有違立法原意,是因為普通法的司法解釋方法中,還有一種「目的性方法」(purposive approach),即按照條文的上文下理,過去引用的案例,乃至當日立法時的會議紀錄,推敲出「緊急情況」四字究竟是指什麼。

更重要的是,當政府用上了《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到要面對法律挑戰的時候,「緊急情況」的「緊急」定義,究竟可否包含路面和交通未完全恢復正常,其解釋權在法院。法院若判政府敗訴,有人說特首也會贏得掌聲,但是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大堆民事索償,政府則要用公帑支付。講到尾,便是有人教特首賭一鋪,輸了奶媽都贏掌聲,但要納稅人埋單。劉信才不像某些人厚顏無恥,提出慷納稅人之概的建議。

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是走法律罅的另一原因,是因為郭榮鏗不過是要求港府宣佈禮拜一為公眾假期。要做到這一點,根本不需用這條法例,因為根據《公眾假期條例》第 6(1)(a)條:「立法會可藉決議指定任何一年的任何一日為公眾假期,以增補或取代附表所指明的任何日子」。當年,立法會曾通過 2015 年 9 月 3 日為一次過的公眾假期,便是用這一條。郭榮鏗當時已是立法會議員,他又會不知《公眾假期條例》?

 

事前不出聲,爆鑊則抽水

問題來了,郭榮鏗、泛民、建制派,乃至某個扮作為打工仔發聲的人,他們全部人都知道,山竹預計在何時襲港。他們這麼愛為打工仔謀福祉,為何不事先提議政府引用《公眾假期條例》,將打風當日和打風後的禮拜一列作公眾假期?然後叫立法會召開特別會議快速三讀通過嘛?事前他們為何不出聲,事後才跳出來鞭屍抽水?抽水都算,還要到教人用有敗訴風險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這不是存心靠害嗎?

最契弟的是,即使假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是萬能 key,颱風落波之後一樣可以拎來用,為何在打風一刻,又不見有人教政府用?過去掛無數次八號波,酒樓、便利店、某些快餐店員工都要返工,他們不是打工仔嗎?他們返工又無危險嗎?某人所支持的建制派工會,這麼多年、這麼多打工仔要在八號波上班一刻,他們做過些什麼?現在有水抽了,便跳出來執雞,扮為打工仔發聲?他們知道醜字點寫嗎?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