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山竹過後的感受》

颱風山竹來勢洶洶,創下了最強颱風的記錄,天文台和政府各部門亦一早已經作好準備。颱風過後,因為政府決策失誤,結果造成全港交通大混亂,亦為商界帶來損失。

在星期日晚上山竹開始遠離,港鐵已表示情況很嚴重,當晚未必能搶修完成,那時香港政府出了一個新聞稿,筆者即已感覺到,政府應該不理會打工仔的死活了。這個聲明就是《僱主僱員應訂立颱風暴雨下及其後的工作安排》,其中有兩段提到「在颱風或暴雨警告取消後,僱員如遇到實際困難而未能迅速返回工作崗位,僱主應體諒僱員的情況而作出彈性處理」。

九月十七日的凌晨五點改發三號風球,筆者由於在北區上班,於是六點多起床,一看新聞看見東鐵出現問題,大圍站開始累積乘客,上水至大埔墟站斷線,心知不妙。九巴亦同時宣佈未能恢復服務,這等如新界東的對外交通癱瘓,尤其是北區的粉嶺上水有如孤島一樣,結果筆者亦未能上班。筆者在北區的朋友由於交通斷絕,於星期一索性不上班。最後筆者的公司眼見回來的員工不多,決定把星期一當作颱風假,未趕回來就不必來了。

林鄭在星期一上午見記者時,稱僱主僱員應以互諒互讓、體恤的方法處理,並呼籲僱主體諒僱員上班的情況,不要因上班遲到就扣減薪金。然後她聲稱自己接下來有活動,答了一兩個問題就走。筆者認為,這與平時自信滿滿的林鄭大有不同,她當時應是膽怯心虛,甚至是不想答。她提出的「僱主與僱員協商論」就有如蔡英文在飛機上對想爭取勞工權益的記者講「去找你老闆講」一樣涼薄。到底是否有法例賦權特首讓人停工,各方多有爭論,筆者亦不多花筆墨去探討特首是否有權這樣做,但明顯林鄭月娥的柔性「呼籲」不出添馬艦一步,而打工仔已經用行動把成效告訴林鄭了。

其實這樣強行上班對商界又是否好事呢?就以筆者所工作的公司為例,由於北區對外交通癱瘓,結果回到公司上班的同事不到一半,高層不得已定為颱風假。不放颱風假強行正常運作,受到嚴重影響,變相令公司造成更多損失,簡直「唔湯唔水」。

有些人認為政府應該宣佈停工,筆者認為畢竟在「落波之後」上班是僱員的責任,政府應該想辦法避免僱員們被迫在如此混亂及街道危險的情況下上班,尤其是四周都有塌樹。

新界東在星期一,九巴幾乎全面停駛,東鐵線廢了武功。非常困難地筆者到了北區,簡直觸目驚心,四處都有大樹倒下,與新聞報導所拍攝的元朗的情況差不多。雖然政府已經派人開始清理北區的塌樹,但仍然有不少樹擋住街道,外出午膳簡直有如森林冒險一樣。有些樹已經連根拔起,差一點就會倒下,有些樹已經吹斷大半「半天吊」。其實政府的控制力未及於城市以外的森林,例如今次的重災區東鐵線,不少路段露天而且旁邊就是樹林,故容易因為塌樹等而受到干擾,但實際上,相關單位除了日常維修之外,甚少留意這些地方,當這些地方出事的時候為時已晚了。

市民交通主要依靠公路、鐵路及巴士,這些工具一失靈,新市鎮就等同對外斷線。這足以證明特區政府應變不足。星期天晚上政府應該掌握九巴、港鐵等資訊,但政府卻懷有僥倖之心,以圖順利過關得過且過。林鄭月娥於星期二行會開會前接受訪問,表示自己可體會市民在鐵路車站長時間等候列車的徬徨、憤怒及不滿之心情,也不介意因此被市民批評,但仍認為貿然宣布停工並非負責任的做法。但筆者不禁要講一句,你左一句「呼籲」、右一句「呼籲」,然後甚麼也不理,又是最負責任嗎?對大圍站「等車等到暈」的乘客,你又好負責任嗎?

林鄭提出「保安局會全面檢視這次颱風過後的應變和善後工作,包括政府是否需要因應一些有損公眾安全的嚴峻情況而作出某些特定行為」。不過問題是,今次事件造成全港大混亂,不應該特首「親自落場」檢討嗎?林鄭在上屆政府知名的看家本領,不就是在出事後親自落場設立委員會檢討,然後改善嗎?去年的天鴒、今年的山竹告訴大家,香港遇上極端天氣的情況會愈來愈多,林鄭以幾句空話企圖矇混過關,恐怕會令市民(尤其是新東市民)更不滿。

林鄭固然是缺乏同理心,更令建制派及泛民齊心一致地圍攻她。但正如以上所講,問題是政府根本沒有準備,結果這個「呼籲」不出添馬艦一步。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