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宇《反駁:何謂「緊急情況」?》

林鄭不敢作為,就要承受被市民唾罵的政治後果!

近日,風災後交通癱瘓,特首應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宣布停工?有很多人評論,甚至為此爭辯。同儕劉信就於本報撰文《為求放假,竟教特首走法律罅?》。劉信反對的理由主要有二點:

  • 一、「打風後不返工或者遲到,決定權在老闆手上」,這是市場運作規則,換言之,林鄭無權讓人不用上班。
  • 二、《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雖無明確訂明何謂「緊急情況」,但「其立法原意,分明是香港出現暴動或罷工的時候,用來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是宣佈戒嚴的權力,因此不應該隨便引用。

就第一點,今次打風過後,誠然只是巴士停駛和東鐵線部份未能提供服務。那如果下次颱風的破壞更嚴重或有其他天災,道路阻塞更厲害,水淹處處,甚至電廠或電網受破壞未能供電,不單只道路未能行車,連全港所有鐵路都要停駛,本港交通完全癱瘓,是否一落風球,全港市民仍然要返工呢?根據劉信的理由,在市場運作下,在風災後不屬「緊急情況」,我們全港市民不只要行路返工,即使四處水淹,游水都要游返工!

就第二點,劉信認為「緊急情況」是宣佈戒嚴的權力,他指「例如:當年的省港大罷工、五六年的九龍暴動,港英便曾引用此條文,港府亦從未因為打完風而要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

我的回應是,直至目前為止香港是福地,有好多事情都未試過,例如九一一那般的大型恐佈襲擊、鄰近地區核災事故、比沙士更易傳播更致命的疾病… 類似這些情況都未試過;那是否日後不幸出現這些狀況,都不能宣佈「緊急情況」呢?一定要是暴亂和大型罷工才是「緊急情況」呢?

至於今次風災後,大半個香港交通癱瘓,如果林鄭運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宣布不用上班一天,被人司法覆核,我想反問,有何案例可証明風災後不能宣佈「緊急情況」嗎?有何法庭判例証明該條例的立法原意是「緊急情況」就只適用於暴亂和大罷工嗎?

反之,我也可以說《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沒有明確指明何謂「緊急情況」,正是一種法例賦予特首的權力。因為社會環境不斷變遷,災害和人為破壞層出不窮,因此何謂「緊急情況」要留彈性予特首會同行政會議作出政治決定。當然,如果特首亂用此例,不理客觀情況都宣佈「緊急情況」,自然要承擔政治後果!可是,如果林鄭當日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不用大部份市民上班,被人司法覆核,我相信今日全港七百多萬市民,大部份都會支持林鄭!反過來,因為林鄭有權而不敢作為,不敢承擔可能的法律後果,今日就要承受七百多萬市民唾罵的政治後果!

  • 峻宇,土生土長徙置區長大,自小讀書成績平庸,捱下捱下新聞系大專碩士畢業,但在這個識人好過識字的年代沒有人脈,唯有寫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