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為林鄭說句公道話》

看過劉信過去作品的讀者,都知我過去經常批評特首林鄭月娥,但我是對人不對事。奶媽口講港獨「零容忍」,處理民族黨問題上卻是嘆慢板,在廿三條立法問題上,則玩語言偽術拖字訣,這些當然要鬧。不過,今次「山竹」襲港,一班打工仔因返唔到工或遲到,而被老闆扣糧,於是鬧政府為何不用帶有戒嚴性質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宣佈禮拜一為公眾假期,這便是無理取鬧,劉信自然要為奶媽說句公道話。

有人話奶媽「離地」,又有人話今次最大的問題,「出自林鄭自己」。其實她有呼籲過商界,不要因為員工在今次風後上班遲到而扣糧,你老闆不肯聽,難道問題不出自你老闆?憑乜又要入她數?如果說奶媽真的有錯,便是她竟然敢講出事實,話有些人「拿特首出氣」。由於這話說得實在太坦白,自然被人批評她用「傲慢無禮的態度來應對民怨」。

至於「民怨」,其實明眼人都知道,每次打風不成,或者落波太早,使打工仔賺不到颱風假,便會有所謂的「民怨」。過去的人會屈李嘉誠,虛構一個「李氏力場」,現在李嘉誠退休了,再見到深圳有「四停」、廣州有「三停」,有些打工仔自然眼紅,於是鬧奶媽為何不學深圳、廣州。什麼?香港奉行一國兩制?政府不應隨便干預自由市場經濟?平日即使打風,政府也未曾勒令過全港停工?Who really care?

好了,大家終於發現,郭榮鏗提議引用帶有戒嚴性質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實在太過痴線,於是又有人提出其他屎坑橋,建議特首可根據《基本法》第 48(4)條發布行政命令,宣布非緊急、非必要部門的公務員停工一日,因為可以「緩解交通壓力」,「有助特首勸說、鼓勵其他私人機構,作出彈性的上班安排」。

當然,什麼「緩解交通壓力」、「減少整體上班人數」,全部都是虛的。他們實際上是想當然地認為,公務員帶頭停工一日,其他大企業基於所謂的「社會責任」,有機會跟隨政府停工一日。講真,所謂的「社會責任」,根本無法律約束力,不過是政客和學者吹出來的道德規範。各大老闆假若真的那麼看重「社會責任」,哪用政府帶頭?他們早便自行容許員工彈性上班,或者遲到不扣糧啦?

況且,特首呼籲商界不要扣糧扣人工,老闆們尚可不聽,政府帶頭宣佈公務員不用上班,又憑什麼預期商界會跟隨呢?萬一商界不跟隨,政府一樣無計可施。屆時,私企打工仔繼續要返工,返工遲到則繼續扣糧,繼續拿不到勤工獎,轉個頭一看,納稅人供養的公務員,竟然可以開開心心放假一日,會否更加眼火爆?

我們又假定,到時有部份企業跟隨,沒跟隨的企業員工,則要繼續逼巴士、逼地鐵返工。他們轉個頭一看發現,另一些人竟然可以不用上班,一家人開開心心跑去吃喝玩樂,他們又有什麼滋味?到頭來難道又不會埋怨政府不?現在那些自作聰明,教政府學澳門,帶頭宣佈公務員不用上班的人,又不會再跳出來抽水,指責特首為何不學深圳、廣州,宣佈全港「三停」、「四停」?大家心照啦!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