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港人集體低智話山竹》

 

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做成不少破壞;冧樹塌牆爆玻璃,不一而足。不過,對比起同樣受「山竹」蹂躪的菲律賓,截到目前為止,當地已有 64 人死亡、45 人失蹤;又或者同樣受到同級風力一級颶風佛羅倫斯襲擊的美國,這個富裕發達的地區,照樣有 25 人死亡。由是觀之,香港人口密度為全球之冠,然而如此厲害的天災(四十年來風力第一)之中,全港並無人因此死亡。這絕對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然而,香港人出名「要求高」,即使全香港人齊齊整整,平平安安冇人死,市民照樣「鬧爆」。

到底鬧的是什麼呢?原來市民不滿的,是颱風過後翌日,政府沒有宣佈「停工」。

事緣颱風過後,市民要陸續上班;不料香港為數不少的交通幹道,被打風倒下的樹木瓦礫之類的東西堵塞,交通幾近癱瘓,做成市民「半日時間上班中、半日時間下班」的窘境。更有堪者,有傳媒刻意宣傳「連深圳都四停,香港竟然只有一停!」(四停:停工、停業、停市、停課;一停:停課)

對於患有眼紅症的香港人而言,更加是火上加油;於是乎網絡上一片開罵聲,報紙不分紅黃藍、左中右,全部「插爆」政府。

2009 年,日本學者大前研一出版了一部《低 IQ 時代》,批評了當代日本社會的重大毛病,認為日本整個社會都「低智化」。事事模仿抄襲日本的香港人,無可厚非地也進入了「低智商時代」,並且以今次颱風事件為自己作出了最完美的演繹。

大前氏認為現今社會許多嚴重的問題,是因為社會由上至下,各階層的「低智化」所造成。而「低智商社會」有三大特徵:「集體不學習」、「集體不思考」、「集體不負責」。

讓我們看看在這次「山竹臨門」,香港人又中了多少?

首先,「集體不思考」。大前氏在書中舉例,是指當年日本有傳言「納豆」可以抗癌,結果市面上的納豆被市民一掃而空。

這種人云亦云的現象,放在香港,就是大家一起罵特區政府為什麼不放假停工?特別是有人提及:「連深圳都四停」。皮裡陽秋,就是「極權政府都體恤老百姓,你這個特區政府怎麼可以連共產黨都不如?」

我們要反思的,就是「特區政府能不能夠強制放假」?

文友陳凱文先生已經撰文指出,特區政府並沒有法理基礎強制僱主放假,並且反駁某些政棍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的理據。換句話說,萬一有僱主於日後就政府強制放假而導致生意有所損失,繼而向政府追討賠償時,政府打官司分分鐘會輸。到時賠出去的錢,一樣是納稅人白花花的銀兩。

再進一步而論,為什麼政府要放(風)假?

首先,我們要理解,人世間並非魔法王國,並不是神仙棒一揮就所有事自行埋位。我們需要有人去工作,有人去發揮每一個崗位的功能,最後社會才能夠運作。銀行要有人核數對數,你才能夠打簿出糧;搬運工人要抬擔托推,你才能夠輕鬆在超市買到食物;清潔工人要掃地執野,你才能夠不用踩著垃圾去上班下班。

打風可以放假,其實是「大我」(社會)和「小我」(個人)之間的一個平衡,讓個人不必在即時危險的情況之下去發揮他的社會功能。既然打完風了,為什麼還要放假?因為交通有危險,就一刀切要全港人都放假,那麼我簡單的講一句:個個都放假了,那倒在路上的大樹誰去清理?滿地的垃圾誰去打掃?等第二天?第二天也是這樣周街都是「危險」的吧?

每一份工作都有其功能,缺一不可。又或者,我們換個角度去想:假如你返唔返工都無關大局,咁老細仲要請你做乜?

思念及此,飯碗危矣。可是市民大多數都沒有考慮這一點,總之一人鬧政府(不管是否基於政治或特殊原因),個個都鬧政府,純粹發洩上下班舟車勞頓的怨氣,沒有思考背後原因。這種集體不思考,有事鬧咗先,近年已成定勢。以前有老懵董, 如今便是「 777、好打得」了。

「集體不負責」,亦可以從市民的反應中觀其一二。

「政府唔宣佈放假,萬一我因為交通有危險而唔返工,老闆當我曠工炒魷,或者扣我勤工,你賠返俾我呀?所以政府唔宣佈放假係錯!」,這是不少市民所持的論調。

或者你可以當我講風涼話。山竹仲未令到香港通訊癱瘓,亦未見市民有話打唔通電話、發唔到 Whatsapp 者。如果你真係咁驚死,咪申請事假囉!就算唔打風,難道你就冇機會要突然請假?如果你份勤工緊要得過條命,咁我都冇說話好講嘞。如果真係有個咁「極品」的僱主,響呢個時候仲要抽秤糟躓僱員,個僱員又一路心甘命抵幫佢打工唔一早跳槽喎?響香港呢個自由市場,除咗怪個僱員自己冇能力冇條件,仲可以怪邊個?

唔肯為自己的際遇負上責任,不如己願就怨天尤人,這就是「集體不負責」的典型。

最後,為「集體不學習」作上註腳,就是那些叫囂「隔離深圳都四停」的人。首先,人家深圳是在 9 月 15 日(星期六)發出「防颱風一級響應」(四停),並在 9 月 16 日(星期日)發出「將於 9 月 17 日(星期一)降為二級」,也就是所謂的「一停」(停課)。這幾乎和香港相同。

真不知道那些人眼紅什麼!香港甚至乎連大專院校都要停課,人家深圳的「一停」只包括「中小幼」,他們的大學生還得哼著「不怕太陽曬,也不怕它風雨狂」去上學呢!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