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廢老與本土派互不承認?翻版猶太人豈是容易?》

黎則奮是民主派的名嘴名筆,早在七十年代已是社運名人,年前移民加拿大,但仍有做網台節目,日前他在《立場新聞》發表了題為《靈根自植/拼搏自強》的文章。

引述難覆全文,如有斷章取義,是我的錯:

「曾經風光一時卻曇花一現的所謂本土派絕大多數是九七前後新移民的第二代了,因為他們根本不是真正的香港人…… 如果他們算是一個『民族』,對不起,我們並非同一個族裔(Species Being)…… 香港人應該向猶太人學習,在互聯網的世代,在全球各地建構自己的關係網絡…… 把拼搏自強的香港精神薪火相傳,永遠持續下去。」

第一點,黎不承認本土派是真正的香港人。有趣的是,本土派也從來不承認上一代作為香港人的資格,所以,他們把上一代的香港人視為「廢老」。今日香港的問題,全是無能的「廢老」所造成;不單如此,新移民主要是上一代港人的內地配偶和其下一代用家庭團聚的身分申請來港,不承認他們的合法性,甚至指責他們是蝗蟲、蝗卵,本質上也是否認了上一代的香港人身分。

事實上,本土派也否定了新界原居民的地位,也無視於香港的歷史,例如日本佔港的三年零八個月,又或者是軍票債務的追討,統統不是本土派關心的問題。

因此,當我看到黎則奮反過來不承認本土派作為香港人的法定承繼者的身分,這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一著,我實在忍不住覺得好笑。

第二點是,黎把移民外國的香港人視為猶太人的翻版,也是近年我看過最精彩的論述。我作為早已移民加國多時的「老華僑」,對於這個在邏輯上無懈可擊的創見論述,忍不住要鼓掌。

唯一覺得羞愧的、我也自認做不到的,是如果要作為翻版猶太人,在全世界傳承香港文化,必須有決心,像當年的猶太人,堅決不融入當地社會,維護自己的文化、語言、族群,如果子女和非本族群人結婚,除非對方願意加入,否則寧願斷絕關係。猶太人用這方法,保存了文化二千多年,直至以色列復國,再沒有繼續在以色列以外保存猶太文化的必要,他們才願意融入當地社會。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