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非聯招收生的事實與意見》

教育的使命之一是促進社會流動,減少跨代貧窮。過去,香港教育制度成功促進社會公平,大量來自基層的人才考上大學,成為社會各方面的翹楚。不過,近年部分大學課程、尤其專業領域的「非聯招」收生比例偏高,令人質疑中學文憑試(DSE)考生的入讀機會是否有所降低。究竟大學是怎樣比較不同考試的分數?是否公平?公眾一直無從稽考。

現時,本地學生有兩個升讀本地大學的途徑,分別是「聯招」和「非聯招」。前者以 DSE 成績申請入學,後者主要以本地副學位學歷、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會考課程(GCE-AL)或國際預科文憑(IBDP)成績申請入學。

教資會資助院校每年取錄 GCE-AL 或 IBDP 學歷的「非聯招」生只佔 5% 左右,不算太多,但為何大部分集中在環球商業、醫學、法律、建築、牙醫等收生分數較高的專業課程呢?以 2017 / 18 學年為例,透過「非聯招」錄取本地生最多的十個課程,非本地學歷比例由三成至接近五成不等,全部都是專業領域的課程,「聯招」生有沒有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呢?

我同意大學收生以「擇優取錄」為原則,但各課程和考試的評級標準不同,「優」是如何比較的呢?以 2017 年的成績分布為例,DSE 考生取得最高等級的只有 1.3%,而 IBDP 和 GCE-AL 分別是 7.7% 和 8.3%,如果單以各考試的最高等級便視為最優考生,那 DSE 因為評分嚴謹而讓考生變得失利,而同樣是香港學生,在 IBDP 獲得最高等級的人數更高達 24.1%,是 DSE 的 18.5 倍!如果只有數個百分點的差異,還可歸因於學生能力的不同,但現在分別之大,明顯是課程或考試評級的制度差異所致。

由於香港沒有類似「英國聯招」的換算公式(UCAS Tariff),整個甄選過程極不透明,是否「擇優取錄」,公眾實在難以判斷。

不過,眾所周知,在香港修讀 IBDP 的學費高昂,以直資學校為例,每年由數萬元至二十多萬元不等,基層學生難以應付,入讀的機會極低。如果大學傾向錄取更多非本地課程的學生,收生偏差會否有利於富裕階層,削弱基層學生入讀熱門課程的機會,影響社會流動呢?這是非常嚴峻的教育公平問題!

我無意也沒能力比較不同考試的優劣,但評級的寬緊度,直接影響考生的最終成績及入讀大學和選擇學科的機會。為免情況惡化,有關當局和大學機構應立即設立公開透明的考試分數換算機制,檢視現時收生政策,制定措施,確保大學各課程讓本地考生享有公平的入學機會。

  • 原載:《教協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