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為求放假,竟教特首走法律罅?》

在香港,每逢出現颱風,都有不少打工仔希望可以借機放一日假。因此,今次颱風「山竹」襲港,竟然在星期一凌晨改掛三號風球,部份人放颱風假的好夢落空,自然早已一肚怨氣。在此情況之下,公共交通系統在昨日早上的返工時分,因受颱風影響而未全面恢復正常,造成不少打工仔出門幾小時仍未返到公司,他們自然更加勞氣,於是炮轟政府,批評政府昨日為何不宣布停工。

讓劉信感到不解的是,打風之後不返工或者遲到,究竟會否扣糧,其決定權明明便在老闆手上。如果有人覺得,這樣都要扣糧是無良的話,為何大家譴責的對象,竟然是政府?是政府扣你糧不?不是,是你老闆。你老闆扣你糧,你卻去鬧政府,這是因為你鬧老闆的話,老闆有機會炒你魷魚嗎?反之,你鬧政府,則可打著「言論自由」的旗號而沒有後果,所以要拿政府出氣?

另一個讓劉信感到不解的地方是,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奉行市場經濟,打風後不返工會否扣糧,明明應由勞資雙方自由議價決定。公司又沒了你不行,你便威脅辭職不幹,使老闆不敢因你風後不上班而扣你糧。老闆敢扣你的糧,你又無可奈何的話,便代表你的牙力、議價力不夠高。在自由市場經濟之下,八號風球既然已經除下,政府又憑什麼利用公權力干預勞動市場,強制宣佈停工一日?

更痴線的地方,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聲稱,特首林鄭月娥可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制訂規則,宣布將昨天訂為公眾假期。拜托,大家細看條文的話,便知其立法原意,分明是香港出現暴動或罷工的時候,用來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例如:當年的省港大罷工、五六年的九龍暴動,港英便曾引用此條文,港府亦從未因為打完風而要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

很明顯,郭榮鏗的說法,是要鑽條文的空子,因為條文中的「緊急情況」,沒明確的法律定義,條文有授權特首「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但是現在不是打着風,而是完全打完風,今次「山竹」襲港後的受災情況,明明又不是很嚴重,這樣都要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豈不是兜個圈子教特首走法律罅?教他/她濫用權力嗎?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其實是賦予特首宣佈戒嚴的權力,特首可在宣佈戒嚴期間,檢查、管制及壓制任何的言論和出版,甚至可將人們逮捕、羈留、驅逐及遞解離境。可以說,這是是一條終極大絕!當年即使是雨傘運動爆發,港府都未敢動用此條,如今大家為何放多日假,竟然便贊成特首運用此條大絕?大家難道不明白,先例一開,便等於打開一個潘道拉的盒子嗎?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