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俄羅斯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透現中俄關係》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 9 月 11 至 12 日赴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席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12 日晚上返回北京。論壇本身為期三日,由 9 月 11 至 13 日。在俄羅斯,習主席跟普京舉行年內第三次會晤,並在論壇全會上致辭,也跟出席論壇的有關國家領導人進行雙邊及多邊交流,當中包括日本的安倍晉三。習主席沒能在中國見安倍,就借論壇跟安倍會面。今屆的東方經濟論壇首次有中國領導人出席,是中俄有默契地相互支持對方舉辦重要國際活動。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對俄羅斯來說是盛事,論壇吸引了多國元首、以及英國、德國、加拿大等逾六十多個國家的代表團、總共數千人參加,規模超越過去幾屆。

東方經濟論壇由普京 2015 年親自倡議舉辦,是俄羅斯推進遠東合作的重要活動。「遠東」這詞要界定起來很複雜,本文先不岔開。想知道俄羅斯的東方、遠東包括哪些國家?看看出席的國家元首來自哪些國家就知道。出席論壇的國家元首,有中國習主席、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韓國總理李洛淵。朝鮮是自己國慶,所以元首無暇出席。

以下談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羅斯現在叫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地方,大概有六十萬人口,中國清朝時名為海參崴。叫海參崴,是不是親切多了呢?如果說中國的國家版圖像雄雞,符拉迪沃斯托克、又稱海參崴的位置,是雄雞尖咀的下方,面臨日本海,海的另一邊是北海道,而西南方向是朝鮮,向西幾乎同緯度的有中國東北長春市。

俄羅斯要發展遠東經濟合作,就是跟蒙古國、中國東北三省、東北亞、甚至東南亞合作。所以蒙古、日本、韓國都是元首出席。

俄羅斯遠東一帶有發展潛力但經濟落後,而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俄羅斯東面發展得較好的遠東重鎮,很多高等學府都設在那兒。俄羅斯 2012 年設立遠東開發部,2015 年舉辦每年一屆的東方經濟論壇,目的就是要推動俄羅斯東部經濟發展。

關於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有很多方面可以談。大家都知道的,有中俄元首一起煎餅、買蜜糖、兩國同期進行「東方 2018」大型軍事合作演習等等。這些因為已有新聞報導,在此不重複了。總之,全都反映中俄關係密切。此外,兩國元首熱情探訪汶川、雅安地震兒童去過療養的烏蘇里灣「海洋」全俄兒童中心,還安排了曾在俄羅斯療養的、現在已長大成人的青年重遊舊地。兩國元首對他們講話,不少人感動落淚,場面相當感人。曾在「海洋」療養的中國兒童,十年間前後大約有二千三百個。令二千多名中國兒童跟俄羅斯兒童友好交流,是為下幾代中俄關係打基礎。當中,北川男孩席浚斐療養後返回中國生活,長大後於 2014 年去了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讀書。在他的影響下,兩位俄羅斯朋友選擇在今年 2018 年赴四川大學留學。這些就是最扎實的,人與人的民間交往。

以上是新聞報導觸及的兩國正面而順暢的溝通。本文談另外一些觀察。

第一點觀察,延續我上星期所講的觀點,就是美國不斷搞單邊主義,搞逆全球化,搞貿易壁壘,而中國及其他想發展的國家,就跟美國走相反方向,講合作共贏。上星期談了中國過去半年間的幾場大型活動,而今次談的俄羅斯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是再多一個例子。除了中國及俄羅斯辦區域經濟合作之外,韓國的「新北方政策」、蒙古國的「發展之路」,都是同類活動。一如我上星期所說,就看誰做得有效果而已。

第二及三點想談的是,中俄的友好關係真的是「颳颱風也打不掉」(牢不可破)嗎?有沒有脆弱之處?如果整體仍然穩健,原因何在?

先談第二點,由美國特朗普說起。一般人都認為特朗普欣賞普京,想跟普京交朋友,彷彿二人是個人層面的惺惺相惜。不排除這可能性;可是,當中一定有國家利益的考量。中國和俄羅斯是鄰國關係,如果中俄關係不好,可以拖中國後腿,美國便可以少做很多動作。特朗普拉攏俄羅斯,間接破壞中俄間的互信。俄羅斯不用太反華,只要同時跟美國有密切交往,已經足以阻礙中俄聯盟。

在這個背景下,有趣地,俄羅斯的盟友是伊朗,而伊朗是以色列最有戒心的對頭人。誰也知道美國政治受猶太人影響,於是這又反過制約了美俄發展的後腿。特朗普不容易說服國內的政治力量,令他可以輕鬆地發展美俄關係。如果要在中俄之間挑事端,不難的啊,就好似剛才提過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原名海參崴,曾經是中國領土,只是歷史發展至清朝中後期,中國國勢日衰,才於 1858 年跟沙俄簽訂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將包括海參崴在內的烏蘇里江以東地區變為中俄共管。總之,中俄是有領土糾紛,可以挑起爭端的,一切就看兩國有多大智慧去化解。

所以,確是有某些力量用極端民族主義來在網上挑撥情緒,例如在中國網絡散播「不承認不平等條約、要奪回中國領土」的觀點,而在俄羅斯網絡,就散播「幾億中國人打算遷往、並佔領西伯利亞」的言論。幸好,現時受挑撥的人不是主流。

第三點想說,普京要面對國內的經濟壓力。俄羅斯國內反普京、反華力量,會因為經濟不景氣而容易集結,從而為普京製造危機。俄羅斯的經濟表現十年來比較疲軟,再加上人口結構的變化,十多二十年後,養老體系中積累的資金可能不足以覆蓋所有養老支出。於是俄羅斯政府在 6 月提出延遲退休年齡的法案,誰知引來強烈反彈。普京政府支持率連續幾星期下降,至 7 月初才穩定下來。

世事就是這樣的,如果策略定得不夠高手,會成為雙面刃。舉例,當西方世界愈在政治和軍事上打壓普京政府,俄羅斯國內親西方反對派就愈沒有市場,即使有經濟問題可以挑撥,暫時在俄羅斯也壯大不起來。普京一定知道,不可以長期只獨沽石油一味,他要借助中國發展的成功經驗,令俄羅斯經濟多元化。這個必需要改善的面向,令中俄在地緣政治、軍事合作之外,連經濟發展也走在一起。因為西方對俄羅斯玩制裁。

文章結束前做總結。愈多讀國際時事,愈發現世界很有趣。不少策略及謀劃如果落在低手手上,會成為雙面刃。環視當前世界各國,當中以中國的出手及發展最有亮點,因為中國沒有不安好心,而行王道,出牌層次夠高,令不少事都可以做到左右逢源。就像中俄關係,本文透過主動、被動兩面,呈現中俄關係的立體性。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