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中興事件何以敲響中國芯片警鐘?》

最近幾天,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電子設備的集成電路即芯片,忽然成為火爆議題,特別在中國,有關的爭論一下子滿佈討論區,就連馬雲也說要搞芯片。有說這是美國貿易戰潛藏的殺手鐧,有說中國必須急起直追,有說中國二十年也趕不上美國的芯片技術,也有說日德英法都無芯片技術,爲何中國就這樣重視呢?也有說,這正是全球化的合作共贏模式,那還能容得下自力更生?

芯片震盪,牽連眾多問題,非但和貿易戰有關,和中興事件有關,和貿易逆差有關,甚至和敘利亞也有些關係。

首先,還要由中國電信設備制造商中興開始。2017 年 3 月,中興在美國德州聯邦法院承認違反美國制裁朝鮮和伊朗的刑事指控認罪,並同意支付 12 億美元罰款。中興去年繳納了 8.9 億美元罰金,與美國政府就出口管制調查案件達成和解,此外還有 3 億美元罰金被暫緩,是否支付,視乎未來七年中興對協議的遵守情況。就此,在 2017 年中興投入超過 5000 萬美元來改善出口管制規則方面的執行工作。

今年 2 月底,中興發現了原定對某些員工的獎金扣減計劃未及時執行,得知情況後,一面讓律師事務所開展調查,一面進行內部核實,並主動向美國政府相關部門和監察官報告,還對相關的在職和離職員工發出懲戒信,對扣減或追索 2016 年的獎金做了安排。此後,中興向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進行了詳細陳述,並附呈已採取措施的證明文件,請求給予外部律師事務所四十五天時間以完成相關調查,但 4 月 15 日,商務部就以中興在 2016、2017 年兩封函件中存在虛假陳述,以其在罰金延緩執行期間「欺騙、虛假陳述和一再違法美國法律」,決定繼續執行原先暫緩的處罰,在今後七年內,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通訊出售任何電子技術或通訊元件。

事件發生後,中興通訊沒得到多少同情,中國普遍評論指中興在行政處理上過於粗疏,美國傳媒更一竹篙盡打一船人,認為中興事件揭了中國企業進軍國際時的弊病,缺乏法治精神和內部監管機制;但是普遍評論並未有指出中興犯了怎樣的錯誤而導致如此嚴重的判罰。不要忘記中興是外向型機構,和美國企業關係密切,進口產品數量龐大,更不用說美國傳統上非常關注其他國家人權,為何不顧及中興多達八萬員工的生計,就貿然使用這種決絕手段?背後是否有更為複雜的原因?

從事實看,雖然中興對扣減獎金一事沒有認真執行好,但在發現問題後,亦並未隱瞞或擱置,而是立即處置及報告。美國卻完全不考慮事情的處理和案件的時間,就新舊賬一起算。這種決定的背後真沒有其他原因?

難免令人聯想到類似的情況,在 1981 年,日本東芝被指違反向蘇聯出口的禁令,被禁止三年內進入美國市場,結果逼使東芝要向美國公開軍工技術。以目前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實質上的矛頭是針對「中國制造 2025」計劃,當美國政府宣布對中興公司實行禁售的時候,很難避免令人聯想到「政治迫害」。

尤其是 5G 流動通訊即將來臨,而中國企業中,華為和中興優勢都非常明顯,美國早前已經將華為手機排除在美國通訊企業之外。在 2017 年流動通訊的創新開發中,以企業排名來看,華為排名第一,中興申報專利 2965 件排名第二,高於排名第三美國的英特爾。這只是中興專利的一部分,中興通訊在 2017 年底公布擁有近 70000 件全球專利資產,其中包括芯片和 5G 等領域。中國企業是否因為其他原因,引發美國的封殺?

中國缺芯片技術,被美國操於股掌

過去,在全球化互利互惠下,中國的確沒有擔心過芯片這個問題,雖然也有投入,也僅僅是填補短板而已,就算貿易戰開打也沒有成為麻煩核心,但中興事件表明兩件事,其一是美國真可以禁運,其二是美國做這種決定時可以不講道理。加上最近英美法聯軍,基本上用「莫須有」的罪名空襲敘利亞,清楚表明如果不被視為盟友,又或者連夥伴都不是,美國的手段可以很決絶。

也有評論說,這就是全球化和貿易化社會呀!哪還能容得下「自力更生」?問題不只是中國芯片進口超過 2600 億美元,需求量極大,更嚴重的是德國英國法國都無芯片技術,表面上日本韓國產品佔不少比例,但都屬於低端產品。這就反映更大問題,原來全世界只有美國有控制性的芯片技術,就算日韓台生產也受制於美國。想想大飛機不買波音還有空中巴士,但芯片原來無替代品,兼而單芯片已是 3000 億,下游產品線牽連上萬億,很大程度上,整個「中國制造 2025」計劃都受制於芯片!

所以無論中國政府、大企業、大老闆,都忽然發現原來頸上有條繩,那還不大為震動!雖說中美之間仍未到見真章的地步,真開打也可能是各有損傷,但中國也肯定不想像八十年代蘇聯、日本般被打殘,自然要立即想辦法!所以,這確非杞人憂天,而是在杯弓蛇影下,照出另有乾坤。為何連中國的大企業、創投公司、大老闆都震動了?為何連馬雲也說要搞芯片?兩句成語可以說清楚:唇亡齒寒;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馬雲對中興的遭遇恐怕也身同感受,旗下的中國金融企業螞蟻金服,在 2017 年曾計劃以 12 億美元收購美國速滙金(MoneyGram),但是到 2018 年 1 月,兩家公司發出的聯合公告中稱,由於未能獲得美國監管部門「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的批准,兩家公司計劃中的併購交易宣告終止。螞蟻金服收購速滙金的交易失敗,突顯出美國政府一直擔心讓外國集團滲透廣泛的大眾市場,從而獲取美國人的個人數據,危及美國國家安全,就算阿里巴巴強調協助增加就業市場,美國政府也不賣帳。

另一方面,中國兩個百年計劃中,少不了經濟轉型,經濟轉型少不了創新工業,而這些全部建基於智能設備,而智能設備少不了芯片,但是看看數據,大家恐懼,馬雲作為全球化、中國增長的受益者,自然對未來飯碗更關注。阿里巴巴過往已經投資了多家芯片相關企業,包括寒武紀、Barefoot Networks、Kneron、ASR、中天微等多家公司,同時,阿里巴巴達摩院正研發一款神經網絡芯片 Ali-NPU,該芯片將運用於圖像視頻分析、機器學習等 AI 推理計算。

2017 年全球芯片銷售突破 4000 億美元,中國芯片進口超過 2600 億美元,需求量極大,芯片進出口貿易逆差也在 2017 年達到了創新高的 1932.6 億美元,但在供應方面,中國芯片自給率不到 15%,離「中國制造 2025」提出的、到 2020 年實現 40% 自給率、到 2025 年實現 70% 自給率,目標甚遠。中國能生產全球 4K 電視機的 40% 以上、智能手機的 75% 以上、電腦的 80% 以上,但其中的芯片主要靠進口,尤其在高端芯片領域,中國基本還是空白。

中國也不是到今天才注意到這問題,2014 年提出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從集成電路設計、制造、封裝測試、關鍵裝備和材料四個方面作了具體規劃。2015 年成立了千億人民幣規模的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最近的第二期籌資規模更高,到 1500-2000 億元左右。芯片產業被放到了中國經濟能不能走向創新、能不能支撐產業轉型競爭力和保障信息安全的戰略位置,儘管這幾年國內集成電路發展很快,但自主可控程度依然不夠,中興事件再度敲響中國芯片警鐘。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