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災後林鄭衰收尾,施政添困難》

在強颱風「山竹」來襲前,特首林鄭月娥及特區政府,展示了「國際都會級」的防範,很有效率地作出很多防災措施,譬如提早疏散低窪地區居民,預早提醒市民颱風的威脅,並加強檢查渠道和公共設施的安全。風災對香港雖造成很大破壞,但只有二百多人受傷,財物損失也被減至最低,整個政府團隊本可嬴盡掌聲。可惜的是,林鄭及其管治團隊竟在風災過後「衰收尾」。

因大量道路被阻礙,鐵路系統也被塌下的樹木阻塞,鐵路和巴士服務未能完全恢復正常,結果市民在颱風過後上班時,遇到前所未有的大混亂。這不但令政府無法嬴掌聲,反而增添民怨,將政府在颱風來臨前所獲的「優點」完全遮蓋,更惹來建制、泛民兩派的同時批評。

此外,交通大混亂也突顯了林鄭月娥與政府內部、以至政府與公共交通機構、商會等之間缺乏協調。這勢必影響她餘下任期內的施政,增加政府管治困難。

本可宣佈停工,但特首有權不用

事實上,在颱風襲港期間,市面已出現不同程度的破壞,立即有立法會議員和政黨向政府提議,於颱風正面襲港後翌日即九月十七日星期一,宣佈當日為特別假期,除必要的人員外,其他員工可無須上班,或改為在家工作,同時宣佈學校停課。這樣做可以減少路面和公共交通的負荷,保障市民和學生安全。

不過,特區政府只順應了教育界人士的要求,宣佈學校停課,卻未有如鄰近的深圳、廣州等大灣區城市般宣佈停工。結果到了星期一早上,由於港鐵、巴士、小巴服務都未能回到接近平日的水平,而致大批上班一族擠在港鐵站,苦候多時仍未有列車或緊急接駁巴士。再加上部份僱主不體恤員工情況,仍強行要求員工準時上班,結果令上班一族大受困擾,批評矛頭全指向特區政府和特首。

曾有法律界背景的立法會議員向政府提出,可以引用香港法例第 241 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不過亦有一些專家認為,這法律只適用於動亂時期,而今次「山竹」風災不屬於「動亂」,不適用此條例來宣佈停工。

筆者認為,即使特首和特區政府不適宜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但是按照《基本法》第 48 條條文,行政長官有權「決定政府政策和發布行政命令」。特首可發布行政命令,除了負責公共秩序(即紀律部隊)或必要的工作人員(例如食環、路政署負責清理)外,其他部門公務員可豁免上班或改為在家工作。

特區政府作為香港最大僱主,如作出如此行政命令,首先已可令數萬名公務員不用急於上班,減輕交通壓力,其次,這有助特首勸說、鼓勵其他私人機構、特別是港交所、銀行,作出彈性的上班安排。私人機構基於本身的社會責任,且考慮到政府的停工命令所引起的輿論影響,就更可能跟隨政府做法又或者自行制定彈性措施。

那麼,星期一早上的上班大混亂,可以盡量避免,也有利公共交通機構和政府相關人員集中處理善後工作,加快工作效率,令市面盡快回復正常。因而特首和政府將得到市民支持,對於日後施政會有非常正面的作用。

以鄰埠澳門為例,經過去年「天鴿」風災,特首和特區政府受到了「應變無能」的猛烈批評;今次澳門政府一早做好防風準備,又促使所有賭場於颱風期間停業,保障從業人員的安全;颱風過後,政府也豁免非必要公務人員上班。結果,雖然「山竹」仍顯示了政府在防災基建方面仍有不足,但是政府成功避免風後上班的混亂,加上賭場停業令一眾博彩業從業人員不用冒生命危險上下班,結果為「佛系特首、無為特首」崔世安及澳門特區政府嬴回少許掌聲。

可惜的是,林鄭月娥特首「有權不用」,將本來可以「善始善終」的局面,變成「虎頭蛇尾」,不但不能大幅增加民望,反增添民怨,令日後的施政倍添困難。這也突顯了她欠缺政治智慧和統籌全局的能力,使她未來政治前途增添變數。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