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人以等分,港人最下等》

甚麼「人人生而平等」?說笑吧,只是理想,明明「人以等分」才是現實,尤其在香港,「收番」、呀是「回歸」廿年,時移勢逆,「紅鬚綠眼」的風光不再,不變的是,香港本地人在香港地位仍低,或是越來越低。

最高等:中國有錢人

當然,有錢,大曬,千古不變定律,但那些最上等的「中國人」,口說愛國卻最愛買洋貨、買樓買名牌買金,在商言商,自然高高在上,然而他們在香港亦擁有超越制度的地位,如「自由駕」、嘥港人上千億的高鐵(動車吧?)、港珠澳大橋、三跑等基建,都為他們而立。

次一等:「紅鬚綠眼」的「鬼佬」

港人,或者說普遍亞洲人,都崇洋,是基因使然或是歷史使然都好,也許都難以短期內改變。高薪厚祿卻一無是處的高層多的是,強吻女士(主播)卻沒有被 #metoo 的多的是。大家都應該眼見耳聽不少。不贅了。

再下一等:一般中國人

可能是走私客、新移民、聲稱好窮要拿綜緩卻在中國有層樓收租的。無論他們大聲喧嘩、在菜街或周圍跳大媽舞、任小朋友隨地便溺、橫衝直撞、搶急診室/床位、買斷日用品搶貨,只要說普通話,都不被控。

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配額,一年五、六萬人,成為了香港永久居民,審批權卻不在香港;以「家庭團聚」做借口,不在中國團聚,要在香港。特區政府又不能掌握新移民任何資訊,結果養大施君龍之流,犯下了嚴重罪行亦繼續做我的鄰舍,還惡死地叫香港人︰「唔好係香港」

到最底,就見到香港人了

本地偽中產還好,還自我感覺良好,吃喝玩樂旅行啪啪啪,但捱著高物價,工作朝不保夕有苦自己知,辛苦賺來發水樓,交稅生仔萬般愁,努力為地產商工作。

更慘的有本地基層,街邊檔冇得做,劏房又成天價,住天橋不能,綜緩難拎,貧苦家庭享受「普教中」,要學歷史科的新假歷史,望著越來越多既得利益者,上升階梯受阻,自強、示威都不是出路,反而去考紀律部隊才薪高糧準。

過往,印度長年有階級之分(種姓制度),導致社會待遇的不平等。這是由人的出生決定的命運,種姓是世襲的,階級的地位無法更改;幸到數十年前法律修改,問題得以改善。或更貼切香港現況的,可追早一點,元朝時推行民族歧視、民族壓迫政策,並以法、術、威權進行奴化思想教育,現在香港同樣由傳媒到學校,都配合大陸恩主施捨式文化,以「中港融合」做借口,令港人慢慢接受這不平等的社會制度,要港人世世為奴,而這一切,當權的固然不該,但港人都是自找的。在這滅絕文化的地方,越來越比當年封建的印度更不堪。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