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二號客運樓:廣州白雲機場對香港赤鱲角機場》

昨天(4 月 26 日)廣州白雲機場的二號航站樓和綜合交通中心啟用(註 1),設備有「值機櫃檯三三九個、自助值機設備一二零台、自助托運設備五十二個、登機橋五十八座、安檢通道一一零條」,用香港慣用語,等同「二號客運大樓」,是一座提供旅客出境和入境服務的綜合客運樓,並且為白雲機場跳躍式增加五十八條登機橋連接剛降落和即將起飛的航班,眾多乘客辦完登機手續後,進入候機區便可直接上機。這座大樓投入服務後,白雲機場的年客運量預計將提高至 7000 萬人次,逼近香港赤鱲角機場的 7290 萬(註 2)。

  • 廣州白雲機場二號航站樓 4 月 26 日啟用(來源:中國日報)
    o 180427 b3a

對比香港赤鱲角機場的所謂「二號客運大樓」,2007 年啟用,沒有為機場增加任何登機橋,大批乘客要繼續長期忍受往來遠程機位、極不方便、充滿汽車廢氣的接駁巴士,嚴重損害香港的形象。更令人驚奇的是大樓只供乘客出境,完全沒有為赤鱲角機場增加乘客入境設施,入境乘客始終擠在一號客運大樓的入境大堂,絕無增加客運量的功能,入境行李輸送帶經常出現「一帶三班」,阻延乘客入境的時間。至於出境乘客,辦完手續後登上地下電車,結果給送到原本的一號客運大樓,再與其他乘客擠在一起,實際上浪費了時間和拐了個大彎。總而言之香港的「二號客運大樓」徒具虛名,十年以來沒有為提高乘客的機場經驗作出貢獻,也沒有實質提高赤鱲角機場的客貨吞吐量,建了等如不建。

世間最怕比較,兩個機場的「二號客運大樓」高下立見,廣州是真的,香港是假的。這個故事教訓:千萬不可輕易誤信「香港辦事能力比內地高」的神話,香港人必須睜大眼睛看事實,見到人家的進步,以及反省觀照自身的不足。

香港機場管理局在現任總裁到任之前的十多年,高層不務正業,為了上市,焦點放在搞商場和「力拓非航空收入」(註 3),把原來真正的「二號客運大樓」項目壓下,改為名為「航天廣場」的商場項目,本應同時在機場島中間興建、設計有四十多座登機橋的候機樓也丟下不理;後來上市不成,才匆匆向立法會申請額外撥款,在商場內興建少許出境設施蒙混過關。

香港市民忙着日常生活,沒有特別留意,以致當時的機管局總裁犯下亂花二十八億元和破壞赤鱲角機場原定的擴充規劃等彌天大罪而竟然無人追究,最不幸的是:他們的疏漏和玩忽職守,為赤鱲角機場衰落種下禍根,至今無法徹底修正,今天廣州白雲機場追上來了,歸根到柢,機管局長年偏離正業有以致之。

香港赤鱲角機場的當務之急,是改善乘客的機場經驗,力保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花錢花氣力建得物無所用的第三條跑道(註 4),是重蹈「二號客運大樓」的的覆轍。

機管局高層宜慎思之,香港社會也必須認真檢視或者記入賬簿,以便將來追究。

註 1:「廣州白雲國際機場二號航站樓正式啟用」,中國日報中文網,2018 年 4 月 26 日。

註 2:香港國際機場網站 2018 年 1 月 17 日新聞稿

註 3:「斥二十億建航天廣場添上市賣點機管局力拓非航空收入」,蘋果日報,2004 年 2 月 23 日。

註 4:「三跑成為用不着的尿兜己無懸念」,《草雲居》,2018 年 1 月 20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