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侵權至瘋》

立法會議員,身任社會重大公職,雖未必達到「賢能」理想,肩負「以身作則」的模範,但最起碼須符一般社會道德標準。這次許智峯百年難得一見的「取得」女 EO 手機事件,遠離智慧高峰實在太遠,可謂降到至瘋至狂境界。

「有片有真相」,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以至全體議員,有機會看事發過程錄影片段(假如當事人及警方不反對,將來可能所有傳媒以至廣大市民均有同樣機會),均可自行判斷有關行為是非對錯及其嚴重程度。不過,正如坊間不少評論套用廣東民間俚語:「不問自取,是為賊也」,受害人是相對弱質女士及一般公務員,更令感觀極負面、輿論極一面倒、開脫空間極少。

今屆立法會任期尚未過半,已有六位議員因宣誓違憲、違法被 DQ,兩位議員因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正面對《基本法》第 79(7)罷免程序,情況令人遺憾。撇開政治立場,按情、理、法論事,這次「奪機」事件牽涉嚴重刑事罪行(搶劫最高可被判終身監禁;不誠實使用電腦最高五年;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最高六個月;普通襲擊最高一年)。當然,即使有關案情符合上述全部或其中的罪行的所有法律元素,判刑應遠不會達最高境界,惟客觀結果,相信將超越鄭松泰倒插國、區旗案、及周浩鼎涉嫌「私通」梁振英事件。

民主黨以至非建制陣營,法律精英雲集,卻讓許智峯事後「真誠剖白」與客觀事實不符、其行事意圖或可能對其不利的案情,包括「奪機」後在男洗手間翻看手機內容等,令人詫異。

私隱專員已就有關所謂「政府狗仔隊」的安排剖析意見,為減低政府公務員及議員之間誤解及矛盾,雙方應更積極了解及維護有關的私隱條例及原則。

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應適時研究及落實原則及機制,適當懲處議員在議會內、外違法或違規行為,在「無牙力」譴責及極嚴重的罷免席位兩極端之間,提供多一些選項,例如罰款、禁止出席會議若干次數或期限等,讓立法會可更有效及合度地預防及懲處議員行為不當事件,促進議員自我檢點及讓社會問責。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