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鬧法官與損法治,是兩回事》

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在早幾天,因為「東北十三子」在終審法院上訴得直,認為法官又一次「放生」涉及政治案件的人士,是「社會罪人」。言論受到不同界別人士批評,認為其言論過火,不應這樣對法官本人作出人身攻擊。

你問我的話,我會說,罵法官其實是香港人享有的言論自由,但罵的內容應該以事論事,按道理、事實、法治原則來批評,不應人身攻擊、謾罵作宣洩。

有些激進建制派人士或深黃黃絲,都會批評法官,有的更用上「狗官」作人身攻擊,這些當然絕對不是合適的言論。不過,講到整個法治制度問題,建制派民主派都會批評某些判刑過輕,或錯誤解讀法例,甚至講到沒有民主制度保障下的法治制度成為政權工具,這些其實都是一些不同的觀點,但不屬人身攻擊或謾罵式批評,絕不會影響到法治制度或法官本人。

如果每當見人批評法官,就認為他們「藐視法庭」,未免把香港的司法制度想得太過脆弱,亦會影響到香港人的言論自由。適可而止、根據事實、邏輯的批評,其實對香港司法制度有利無弊,就算是法官本身,都需要社會廣泛監察,防止法官瀆職,作出不合常理的判決。同時,這些批評亦可以令法官本身保持一定的警惕,令他們知道所作的判決其實對社會必然會產生影響,從而自我約束權力,作出對社會大眾負責任的裁決。

就如球賽一樣,大家鬧球證有問題,是基於球證在場內的裁決觸發大家的不滿和爭議。同樣地,法官亦同樣可以被鬧,只是這些抨擊應該建基於事實,以事論事,不像吳秋北那類營養缺乏的批評。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