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港人真係從來都願意面向祖國?》

近日,財政司前司長梁錦松接受《信報》訪問,談到大灣區的發展。被問及近日有些意見擔心,融入大灣區會令香港人身分被淡化,梁錦松稱港人從來都願意面向祖國及國際,反問「什麼叫香港人身分」。訪問出街後,則有人批評對方矮化和打壓港人身份認同,認為此舉把本土意識和分離主義混為一談,這種誤判會造成難以癒合的歷史傷口。

究竟梁錦松是否矮化港人身份認同?鄙人並不知道。然而,作為一個 1983 年才來的「新移民」,我也一直質疑所謂的「香港人」,其實質意思究竟是什麼。如果說「香港人」等於擁有法定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我和不少「新移民」,其實都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但是我們卻會被貼上「新移民」標籤,在生活上或多或少的感受到冷眼和歧視。是故,某些人口中的「香港人」,顯然不是依法律定義來劃分。

那麼,所謂的「香港人」是用血統來劃分嘛?似乎又不是。不少所謂的「香港人」,其實不是原居民,他們在香港沒有祠堂,也是從大陸來的移民,又或者是這些移民的後代。可以說,這也是鄙人從小到大感到不爽的原因:明明大家都是移民,大家都是華裔,大家祖籍都不是香港,你憑什麼歧視我呢?憑着父蔭?憑祖先比我早一點來香港不?

當然,由於「新移民」大多數是華裔,不能從膚色和髮色辨別,語言和口音便成了辨別一個人是否「香港人」的最常用準則。你不懂講「廣東話」,你便不是「香港人」;你即使識講「廣東話」,但是有鄉音,你也被劃作「新移民」。這種劃分方法,對廣東人或語言天份較高的人,沒什麼影響。可是,我的一些同鄉,便因為「廣東話」有鄉音,而惹來了不少白眼和歧視。

更可悲的是,正因為「廣東話」成了判別對方「香港人」的標準,倒過來使到香港的原居民遭受歧視。因為香港的原居民本來是講圍頭話、客家話和蜑家話,「廣東話」反而是外來語。事實上,由於不少原居民為免後人遭人白眼,於是不教他們的後代學習圍頭話、客家話和蜑家話,最終使到香港真正的本土語,面臨滅絕的危機。

不客氣的說,這也是鄙人感到不氛的地方。所謂的「香港人」明明也是移民後代,明明也沒有入鄉隨俗,去學習香港真正的本土語,還要反過來歧視當地原居民。到了我們這些後來者來港,又要我們「入鄉隨俗」,要學講「廣東話」,這是什麼道理呢?這也罷了,我們去學講「廣東話」,有些人改不到鄉音,又要被人取笑,被人歧視,被人拿來開玩笑。融不融入都要被排擠,這不是荒謬乎?

因此,鄙人其實是不同意梁錦松所言,所謂「香港人」從來都不是願意面向祖國,至於所謂的「本土意識」,則是一種莫名奇妙的優越感和排外情緒。鄙人甚至可以肯定,這些排外情緒和歧視,根本跟香港有否回歸,是否出現所謂的中港融合,根本沒有直接關係,因為以我所見,「香港人」在八、九十年代,已是不斷歧視「死阿燦」、「大陸喱」。回歸和中港融合,只是激化了這股排外情緒而已。

  • 陳凱文,《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