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破掉一成不變的思維》

 

上星期,Uber香港旗下的司機發生首宗致命交通意外,Uber司機不幸身亡,而其接載的乘客,以及被撞車輛的司機、乘客均受傷送院。Uber稱對意外感到難過,而其第三者保險將會為司機和涉及意外的受者提供賠償。

在意外發生後,一眾的士司機與牌主紛紛對Uber冷嘲熱諷,加入「打落水狗」的行列。推動的士發展聯會更隨後發出聲明指,的士行業每天都在路面遇到切身利益問題,而Uber車輛猶如「路上炸彈」,對市民生命財產造成威脅。一眾的士牌主更以此為由,促請政府即時取締Uber。

「馬路如虎口」,為保障市民及消費者,筆者同意對所有道路行駛者作出適切規管。不過,筆者絕不認同將Uber 趕出香港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試想一下,短短三年間,Uber在香港的普及,殷實反映出消費者對網召車服務的需求。假如一眾的士牌主成功爭取將Uber趕出香港,一班Uber司機以及選擇Uber的消費者,只會以Whatsapp或Facebook群組繼續聯絡做生意。有沒有Uber的分別,只是政府有沒有監管的對象;或發生問題時,消費者有沒有投訴和追討的渠道。

就好像加熱煙爭議一樣,禁煙支持者一直盲目認為,只要將加熱煙杜絕於市場,圍堵吸煙者的選擇權,就可保障公眾衛生。可是,即使未有認可途逕售賣加熱煙,香港都已有不少煙民轉用加熱煙。加熱煙用家的數字同樣殷實反映出,吸煙者對新式減害煙草產品的需求。如果政府繼續將加熱煙拒絕在市場外,只會令其損失監管的對象和收稅權利,令加熱煙用家冒險走向私煙市場,以及令以數十萬計的吸煙者損失選擇減害煙草產品的權利。

現時政府的最大問題,就是其一成不變的思維。政府缺乏前瞻性和彈性的態度,以致Uber或加熱煙不能在規範的秩序下提供服務和售賣,造成香港愈來愈落後、政府更難監管、消費者更少保障的三輸局面。香港奉行的市場自由,是以最少的規管,禁止不法的行為的同時,令售賣和提供服務的途徑變得規範。要促進市場競爭,除了維持市場自由,更要杜絕既得利益的滋生,破掉一成不變的思維。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