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信《去聯合國就香港政治告狀,理據足夠?》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於今年十一月對中國進行第三輪的「普遍定期審議」。去年香港成立「普遍定期審議聯盟」以申述人權問題。觀乎其意見書,確有助國際及國家政府關注問題並促進改善,如難民、小衆、仇恨言論、住屋、勞工、以至人口販賣等。然而在政治和言論自由部份,則存在失實和偏頗。

 

負面報導通行無阻,證明新聞仍自由

在新聞自由部份,意見書指「新聞自由近年急劇倒退」,但附注僅是記協及無國界記者的資訊,來源單一,這些組織又政治立場鮮明,公允程度成疑。何况,無國界記者於今年四月對香港的排名有所提升,意見書却忽略。其實香港媒體和書店仍充斥中國的負面報導,與「急劇倒退」相反。

意見書又指「批評當權者的,屢屢遭到襲擊及恐嚇」,但附注只列舉《明報》劉進圖遇襲、「壹傳媒」黎智英寓所遭縱火、《自由新聞》收到恐嚇信。少數的事例難以證明具政治性,當年鄭經翰就承認遇襲是因爲觸動商界利益,與政治無關。退一步說,近年常見民間政治衝突(包括合法和非法的),建制派也曾收到恐嚇,港大高層被學生包圍衝撞,更莫說旺角騷亂,這些亦是對公民權利的侵害;而上述無國界記者的報告指「記者遭受的暴力基本停止」,其實正與「大和解」同步,也間接說明意見書所謂「襲擊及恐嚇」只是民間衝突。意見書却以「外來勢力」來定性,偏頗一方,無助社會和解。

 

獨派牽一髮威脅全局,限參政符國際原則

在政治部份,意見書批評宣誓風波後的釋法「超過法律解釋」。相信指該次釋法加入了基本法第一零四條所無的「監誓人、真誠」等元素。這關乎法律專業却奇怪地沒有附注,等於「聯盟」單方面意見。其實按照法學,這是對基本法一零四條中「就職時」及「依法」的邏輯解釋、當然解釋。譬如,在「就職時」立即判斷宣誓是否故意違反法定要求,須有第三者,此即邏輯推演後當然的結果。意見書的批評反顯示「聯盟」欠足够法律素養。

意見書又關注香港民族黨和香港衆志成員被拒參選、組織不能注册,援引《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可是《公約》第二十五條(乙)關於參選權不受政治立場限制的部份,從港英時代至今日政府都有保留,美國參議院還宣布《公約》第一至二十六條不自動在境內生效。從憲法學角度,地方自决不一定是民主政治中「可議」的部份,有時等於推翻社會契約重啓鬥爭(如美國南北戰爭),故不少國家都對此條作保留。

從現實角度,中國受恐怖主義分離勢力威脅,香港旺角騷亂也令人猶有餘悸,所以對這類組織加以限制也符合《約翰內斯堡原則》的一般原則:既有法律明文,又「是爲了保護國家的生存或領土完整免遭武力或武力威脅」。不妨反問,若激進的政治主張無視國情,引起騷亂甚至武裝衝突,是促進抑或損害人權?

從上述的例子可見「普遍定期審議聯盟」諸多描述不準確。我們應謹慎分析其政治性主張,不宜囫圇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