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有一種容忍,叫零容忍》

踏入九月,各間大學都舉行開學禮。如同外界所料,今年又有大學學生會幹事在開學演辭中談及、甚至宣揚港獨。至於我們偉大的特區政府,又再一如既往地,發表所謂的「譴責」聲明。例如: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出席行會會議前,便表示港獨或自決言論,違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憲制要求,以及衝擊「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七月一日在香港說的底線」,強調「我們是不會容忍的」。

講真,這類「不會容忍」、「零容忍」的言論,林鄭和京官已經講過無數次,真是聽都聽到厭。好像今年七一回歸的慶祝酒會,林鄭便說過「絕不容忍觸碰國家底線的行為」。早陣子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訪京後,亦引述過國務院副總理韓正的言論,指他再次強調對港獨「零容忍」,支持保安局依法處理香港民族黨。

問題回來了,京官和港府不斷話「零容忍」,實際上做過乜呢?出一份聲明,找個媒體幫幫口,煞有介事地強調「譴責」一詞出了五次,便是所謂「零容忍」?整份聲明,只是強調港獨言論違反《基本法》,《基本法》是憲制性文件,不是本地法律,沒有亦不會列明違反的刑責和後果,你講一萬次違反《基本法》,又有什麼用呢?

其實早在上一年,各間大學出現宣揚港獨的標語時,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已經表示,發表宣揚港獨的言論,涉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的「煽動意圖罪」,最終在港式「零容忍」的處事手法下,自然是不了了之。事隔一年,又有大學學生會幹事宣揚港獨,我們偉大的港府不要說執法,連在一份譴責聲明內,講明對方涉嫌觸犯何條本地發律,都不敢說出來!

點解不敢提?因為提了出來,便要提出訴訟,即使最終不訴訟,也要律政司跳出來解釋一番,絕對不能鬧兩句,轉頭當無件事。或許有人會認為,林鄭如此作為,跟她是喝港英奶水長大有關,劉信則不這樣看。其實,林鄭跟絕大多數公務員,乃至打工仔一樣,最希望返工無驚無險,眨下眼 hea 到五點。無事自然不想生事,有事則選擇避事,只要不做無後果的話,絕對堅決不做,這不過是人之常情。

問題是,港府和京官這樣高呼「零容忍」,轉頭乜都唔做,效果可能仲衰過由頭到尾乜都唔做。由頭到尾乜都唔做,你好歹尚可以話「港獨」根本不成氣候,自己從沒把對方當作回事。你口講「零容忍」,轉頭乜都唔做,對方只會覺得你無料到,甚至覺得你無計可施,結果只會令對方有恃無恐,令對方變本加厲。

值得思考的是,如此簡單的道理,北京又怎會想不到呢?既然,為何北京至今仍然任由林鄭政府,在處理港獨問題上 hea 做呢?陰謀論一點說,究竟北京是否又在下一盤大棋,所以「讓子彈飛多一會兒」?這個問題,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不可能知道答案。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