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港獨死穴,勢被玩爆》

暑假後大學開學,各大學學生會紛紛發言玩港獨。特首林鄭月娥開腔,認為有需要讉責,批評有關言論荒謬、不實及違反《基本法》。但林鄭月娥自己都承認,她的回應可能會引發其他院校內有更變本加厲的行動,但認為要講的說話始終要講。

對於香港一些人散播港獨言論,我喜歡稱之為「玩港獨」,而不稱之為「搞港獨」。因為「搞」是需要有實質行動的,雖然散播言論也屬於一種行動,但香港要獨立於中國,有很多硬指標要過。中央政府有很多機構在香港,例如中聯辦、駐港部隊,如果要反中央政權,要對這些目標有所行動才對。再不然,你是否應該籌組地下政府,抗拒現政府的管治。再不然,就像某些人說的,組織武裝力量。不要誤會,吳桐山絕對不讚成港獨,也不是教唆大家這樣做。我是說:如果你真的要「搞」,應該有些作為。否則,稱之為「搞港獨」未免抬舉了這班人。

尤其是學生,大家都做過學生,那個年代是比較反叛的,正如浸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雷樂希致詞時引述浸大校長錢大康曾提到「要敢於挑戰權威」,這一點我都認同。對血氣方剛的學生來說,敢於挑戰權威,說一些讓權威難堪的話,然後毫發無損地做英雄,是一件「好型仔」的事。所以,好肯定各家大學學生會今後都會這樣做,不在於他們是否想港獨,只在於這件事好好玩。年輕人就喜歡攀比反叛:人家都敢做了,你不做好無面。

最關鍵是,特區政府高官,乃至港澳辦的官員,迄今為止都只能用口回擊,譴責學生而已。對學生而言,你譴責我、我可以反過來譴責你,如此一來,你一言我一語,我一名學生就獲得與特首、港澳辦主任同等的話語權,似乎我們是地位相當的。我作為學生,贏硬!

一年又一年,官員們都只能懲口舌之勇,而不敢有半點行動,說明了什麼?說明他們無計可施、奈我不可。對於學生來說,這已經是成功挑戰權威。

所以,香港近年的確越來越多人「玩港獨」,而且只會多不會少,因為特區政府已經告訴全體港人:港獨是他們的死穴。在這個問題上,除了出口譴責,實在沒辦法。雖然很多論者提出過這樣那樣的法理依據,但既然沒有做,什麼依據都是死的。「玩港獨」者看到前面的人一個個都過關了,無事,就會覺得係無事。而且在態度上,由政府到學校,都無一人展現出反港獨的決心和勇氣。政府叫學校自己搞掂,尊重院校自主;校長覺得這些政治野關學校咩事?無理由要學校維護國家主權。大家你眼望我眼。學生見狀,還不心領神會?

林鄭形容這些學生是「一少撮人作出荒謬的言論」,此言荒謬也。若只是「一少撮人」,何以大部分高校的學生會,都成功被這「一少撮人」控制?若如此,那麼整個香港的高校學生會制度都存在極大問題。若只是「一少撮人」,何以林鄭可以未卜先知,知道她的話會引發其他院校變本加厲?既然她都早知道其他院校都全部淪陷了,還說「一少撮人」?

年輕人「要敢於挑戰權威」,絕對沒有錯!問題只是,當權者有沒有勇氣維護權威呢?這正所謂養不教父之過,子女一定是反叛的,是非不分、曲直顛倒,你問做父母官那位啦!可以斷言,政府越是對「玩港獨」投鼠忌器,就會越「屈機」,反叛者一定會抓住這個死穴,玩爆你為止。

當權者想要穩定是很好理解的,但有時候要為了長遠的穩定,放棄眼前的穩定。你想眼前又穩定,未來又千秋百世穩定,問世間哪有這麼理想的事?嗚呼香港袞袞諸公,無一人有擔當也!

  • 吳桐山,學研社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