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捧美國大腳,小心反受其累》

近幾個月來,法蘭西和阿美利堅過從甚密。先是美國炸敘利亞,卻苦無籍口,法國總統馬克龍忙不迭撲出來,高呼「我有證據!」,給英國美國一個及時雨的下台階。不料炸完了之後,一直到目前為止,馬克龍連個屁都未能拿出來。相反,俄羅斯卻找到證據,踢爆英美的謊言:化武罐子是德國的、引爆裝置是英國的,如果是敘利亞政府軍用的化武,那他媽的是打哪兒來的?

如果是歐洲國家官方途徑賣給敘利亞的,那你們還有什麼資格罵人?如果是經非法途徑賣敘利亞的,那麼你們國家的國防治安也就太差勁,這麼可怕的大殺傷力武器也能給人私運出去,而你們懵然不知?

不管是真是假,俄羅斯這招把英美法三國兜耳光打臉打得啪啪啪震天價響。再加上有人找到了那些「被化武襲擊」的可憐孩子,訪問中他們親口道出原來只是為了一片麵包而演戲,救援組織「白盔隊」根本就是造假專家。

即使如此,馬克龍到現在還是沒能拿出「確實證據」來。法國佬超級臉懵丟架,但馬克龍如沒事人一般,可見其人「厚顏功」之功力,已晉化境,鬼神莫測。當然,西方傳媒配合冷處理,令到「有證據」一事變成了「八萬五」——唔提就等於唔存在。此輩亦應記一功。

不料除此之外,馬克龍的「馬屁功」亦甚是了得。4 月 17 日,馬克龍國事訪問美國,在白宮橢圓室和特朗普出雙入對,旁若無人。本來霸氣十足的特朗普,竟細心地為馬克龍撣去肩膀上的塵屑,還不畏言讚馬克龍是「完美的」。

馬克龍呢?在特朗普大統領座前,尤如小鳥依人,蕬蘿托喬木。雙人十指緊扣,撫背攬肩,擁抱熱吻,互送秋波。雖然法國於現今已淪為二流國家,但是馬克龍好歹也是堂堂一國之君,何用特意向特朗婆拋眉弄眼?不過,無論馬克龍為何向美國獻媚,特朗普看來十分受落。畢竟,自他上任以來,和外國首腦會面的場合,除了公式握手、樣版笑容外,多數是他把他那肥大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諸位讀者還記得,2017 年 7 月特朗普訪問波蘭時,波蘭第一夫人乾脆「當佢冇到」,連手都不跟他握,直接跳過。這段尷尬場面可是全程直播的。特朗普當日名副其實「囉爆全球」。如今有歐洲首領如此「識做」,特朗普可謂「補返數」,所以你教特朗普「如何不愛他?」

 

小心跟住美國搭沉船

且慢!法蘭西鐵了心要跟美國佬搵食,甘願做人契弟;當真有好處有著數?須知道美國自立國以來,有兩件事係出了名的。一件係黃皮樹鷯鴝(了哥),唔熟唔食;另一件就係拖累朋友,搭沉船。

1775 年,當時只有十三個殖民地的美國大陸議會(美國政府前身),為了本土自決、為了民主自由、為了自己美洲自己救……,於是,他們向宗主國大不列顛帝國(英國)打響獨立革命的一槍。

當時的大陸議會,面對著具有壓倒性軍力和財力的大不列顛帝國,光是供養軍隊與之對抗,每年就要花 4 億美元!1775 年的 4 億美元是什麼樣的概念?按 2010 年美國國會研究所的計算,其購買力大概相等現今的 24 億美元。

在 2010 年用 24 億美元養一支軍隊,那是小兒科。但別忘了那是個生產力低下、沒有電力、工業革命初期的年代!而且當時的「美國」,還是蠻荒之地,乃罪人與歹徒流竄之所。打個比喻,你讓太平洋某個小島國一年支付 24 億美元,那會如何?

這 4 億美元從何而來?莫講話 GDP 擠地皮,就算讓那十三個殖民地的官員大佬擠頭皮擠包皮擠粉皮也擠不出個屁來。所以大陸議會的解決方法,就是狂印銀紙和不停借錢,來支付這場立國戰爭的費用。債主包括了美洲本地的大地主、大富戶,以及海外國家如西班牙、荷蘭。當中最熱心的「外國勢力」,便是法國。

那時候的法國政府認為,協助美國獨立對法國有利。當時法國皇帝路易十六世剛剛繼位,民心未附,為了要表示自己乃開明仁慈之君主,他公開支持那些「在遙遠彼岸的可憐農民」去對抗「殘暴貪婪的英國人」。另外,法國亦可借此機會,重新確立在新大陸上的影響力,包括擴張原先在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勢力範圍,收復他祖父路易十五世手上所失去的領土。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讓宿敵英國倒大霉,失去新大陸的控制權。若此計得售,可謂一舉三得。

 

法撐美國獨立狂燒錢

因此,路易十六在美國獨立戰爭上,可謂出錢又出力,熱心幫忙。論出力,他派遣艦隊、提供軍火、派專人訓練殖民地的民兵土兵,讓這幫烏合之眾漸漸變成一支有戰鬥力的隊伍。論出錢,先前提及美國政府大陸議會不斷出賣國債,法國政府可是照單全收,還介紹盟國購買。

雖然打仗就是燒銀紙,可是美國獨立戰爭燒錢之多,可謂軍事史上破天荒第一次。我們通常提起法國皇帝路易十六世,腦海中印象就是一個窮奢極侈的昏君,他老婆瑪莉安東尼皇后是個「老百姓沒麵包,就讓他們吃蛋糕」的蠢貨。事實上,這位法國皇帝可沒有後世描述得那麼糟糕。

雖然十八世紀法國的財政因為連續兩任皇帝窮兵黷武,一度混亂吃緊,但隨著路易十六世登基,他獨具慧眼,任命雅克.內克爾 Jacques Necker 為財務總監,對法國的財政大刀闊斧的改革。

Necker 首先將人民負擔最重的人頭稅收入,撥向土地稅,並核查全國各莊園地主的田地、財產等,讓家財萬貫的地主階級,承擔起他們對國家應有的義務。繼而廢除工業稅,鼓勵製造業,並以國庫盈餘貸款予國民,收取高利息來取代加稅。特別是他鼓勵人民從事高利益的工商業貿易而不是一味綑綁在土地上去幹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低收益的農業。

簡單來講,Necker 執行的經濟改革,就是中國雍正皇帝「攤丁入畝」混合王安石變法的「青苗法」再加工業革命國家產業升級的法蘭西雞尾酒版本。

財政改革的效果可謂立竿見影。當1775 年法國波旁王朝支持美國去拉英國後腿時,法國國庫可是有能力一下子砸出 13 億法鎊(一法鎊約等於一磅白銀)去買大陸議會的債劵來支持「美國朋友」的;這已經是填補了他先祖兩代所捅下的虧空之後所剩下來的。而在短短兩三年間,路易十六就辦到了,可見他並非扶不起的阿斗。

可惜當國事稍有起息,路易十六的老婆瑪麗安東妮卻狂拖後腿。因為她屬於門閥貴族一派,這些大地主大莊園主人,就是 Necker 財政改革的「受害人」。瑪麗安東妮在路易十六的枕頭上大告御狀,再加上戰事期間,法國在美洲大陸的開支達到每年 5 億 2 千萬法鎊,還連續打了八年。內外交煎,能臣如 Necker 也束手無策了。

所以,到了 1783 年美國佬打完仗,波旁王朝卻由庫房水浸變成負債累累,共欠款 40 億法鎊。再加上接二連三的糧食歉收、軍事上的失利、原材料產地和貨品市場被封鎖,最後導致政府破產,經濟崩壞,軍人和警察欠薪欠餉,間接速成法國大革命,法蘭西國王路易十六世被人抓上去斷頭台,成了名符其實的「France King」(廢能事傾)。

 

美國無錢還,累死路易十六

或者你會問,欠債還錢。法國借了這麼多錢給美國,幫了這麼大的忙,美國理應投桃報李,好好幫助路易十六才對,為什麼還眼睜睜看著他死呢?

首先,美國佬自己都自顧不暇。為了要籌錢打仗,各殖民地拼命搜刮資源,民怨沸騰,各地老百姓起義反抗,此起彼落。「誠實的華盛頓」因此建議要成立一支「足夠鎮壓百姓」的中央軍隊(笑,民主萬歲!);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惡性循環:因為要發薪水給士兵,所以引發老百姓反抗,因為老百姓反抗,所以要更多的士兵……

戰爭時,各殖民地政府自己各自的印鈔票作軍餉,卻缺乏足夠的儲備金銀來支撐貨幣流量,但又偏偏打腫臉充大頭鬼,說自己就是代表「大陸議會」(美國政府)。因此阿蘭嫁阿瑞,大家累鬥累,各殖民地之間的貨幣產生連鎖效應,引發整體性雪崩式貶值。

這段歷史留下了兩句名言給後世。第一句是「Not worth a continental」,Continental 就是當時美國政府的貨幣的俗稱。整句意思中文的「一文不值」。另一句就是「每個美國人的自由,是用他相同重量的黃金換回來的」。本來這是美國人教育下一代自由的珍貴的名句,悲哀的是它可不止是文學上的修辭手法,而是真有其事。

所以從以上看到,美國佬自己都冇錢開飯,仲點還錢畀法國?仲點樣出兵「保皇」?路易十六世基本上就是拿了超過 50 億法鎊去打水漂。法國政府近十年努力,俾美國佬一聲唔該都冇,就咁成盤拎走。

第二,英國和美國在 1782 年開始議和時,就已經暗地裡把法國晾在一邊。當時參戰各方各派代表往巴黎議和。法國為此戰勞民傷財,急於止血,並取回投資。但英美雙方卻達成檯底交易,包括美方保障英國原先在美洲殖民地上的投資和財產,商業貿易協定,工商業者的優惠,以及各水域的航行權及捕漁權。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美方開放密西西比河的內河航行權給英國,英國的軍艦可以直接開去攻擊法國最後留在北美洲的領地。

第三,政治沒有「朋友」。路易十六的法國,作為當時美國最大的債權人,人窮思舊債的話,那他就會變成對美國最大的威脅。市井之徒常常發生債仔殺死債主的例子,放在國家上面亦是一樣。路易十六上了斷頭台,法國一片混亂,陷入所謂的「恐怖時代」,日後那怕哪一派上台,美國政府都大條道理將債務一筆勾銷。所以,路易十六非死不可,波旁王朝非滅不可,法蘭西帝國非 PK 不可。

 

馬克龍會否步其後塵?

簡單來講,就是法國和美國是好朋友。美國和英國本來是夫妻,後來鬧離婚,雙方打架。法國佬幫美國,借錢出力幫埋手。結果搞到自己遍體鱗傷,又冇錢開飯,但美國竟然同英國 Friend 返,再見亦是朋友,然後賴債唔還之餘仲響法國佬背後捅佢一刀,幫佢割喉放血等佢死得快啲。

一個「專制暴政」的法國,扶立了一個「民主自由」的「正義美國」,然後一轉手這個「民主國家」就推這個恩人上斷頭台。不知道馬克龍總統有沒有讀過這一段歷史?有沒有想像過,日後自己被人送上斷頭台時,破口大罵特朗普恩將仇報的情景?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