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宇《港獨想學北愛衝突,但準備好承受未?》

我一路以來都認為可包容泛民,因為我認為建制和泛民雖然在理念上、價值觀上有不同,時有衝突和爭拗,但總是在「一國」之內的內部矛盾,無論是「建設民主中國」,還是「一國兩制中偏重兩制」,都是一國自家內的人。這個情況就好像,無論共產黨和國民黨如何打生打死,都共同支持一個中國。我很早前亦在本報有一篇有寓意的文章,大意是指,在已起火的屋內,敵我雙方如果深怕轉身逃走被對家暗算,而互相用槍指著對方不走的話,最後兩者只會共同被燒死。

雖然如此,但對於港獨我卻有不同看法。因為即使是西方的兩黨或多黨政治,如何爭拗和互相攻訐,都不會接受動搖國家體制者。當涉及到國家體制,即使是崇尚「自由」的美國當年都不惜代價以內戰維護統一。在一個國家內,大家有意見只是內部矛盾,但獨立份子不承認本國國民身分,自然就是敵我矛盾。

今日,港獨份子的港獨言論、極端思想可任意發布,甚至網上有港獨份子發表要學習愛爾蘭共和軍的文章,早前亦有人於亞視舊廠房試爆炸彈。他們把本國稱為「北方帝國、殖民者」,比喻為納粹,敵意溢於言表。

反之,在反港獨方面政府無能,有高層只是表示不支持,連「反對港獨」都不敢表態。

我從前就在本報寫過一篇文章指出,從中東政治的經驗看,一派出現極端主義,另一派內部也會相應產生極端主義。既然港獨份子那麼推崇北愛爾蘭經驗,我亦以北愛爾蘭經驗來回應,北愛固然有共和派、愛爾蘭共和軍,但亦有親英派和新教徒各種民兵組織,雙方衝突足足三十多年,直至十多年前才達成和平協議,但北愛爾蘭仍沒有脫離英國獨立或和愛爾蘭合併。

當年北愛爾蘭街上有裝甲車巡邏,十字路口設有機槍陣地,酒吧門口有大型防護閘。港獨份子,你們準備好承受未?

  • 峻宇,土生土長徙置區長大,自小讀書成績平庸,捱下捱下新聞系大專碩士畢業,但在這個識人好過識字的年代沒有人脈,唯有寫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