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問題並非社會覺得電競只是打機》

小時候打電動,玩 AOE,跟中學同學到網吧對戰,都被家長視為浪費時間。但時移勢易,電子競技(電競)作為近年一個全球矚目的新興產業,世界各地都致力發展相關軟、硬件,由興建電競場館、成立電競發展機構、到培訓本土電競隊伍,鋒芒可謂一時無兩,更有繼續擴張的跡象。在香港,未來電競發展還欠什麼呢?

回顧電競發展史,以韓國為例,韓國職業電子競技協會(KeSPA)花費多年時間說服社會,終令民眾相信電競能被視為一項運動、一個具經濟價值的產業。成果有目共睹,多有年青人投身電競,韓國電競隊伍亦在大型賽事屢獲驕人戰績,成為電競強國之一。

如今電競不再是個小圈子,而已經舉足輕重、接連登上國際舞台。剛結束的雅加達亞運,將電競列為示範項目,而 2022 年杭州亞運更將之列為正式項目。民眾對「電競只是打機、電競無法賺錢」等疑慮早一掃而空,「電競值得發展」成為不能否定的命題。

香港發展較中國內地、台灣、韓國等鄰近地區遲,但電競在全球發展的成果足以賺取社會認同,香港正好乘著電競鋒芒,後來居上。

 

香港需要的準備

電競作為一項運動,發展的隱憂與體育雷同。選手入行後,少數實力出眾者能夠成為有名的選手,建立正面形象,廣告邀約不斷;或者外型討好,轉型成為藝人,不愁退役後路。其餘名氣不足者,耗盡青春但退役後卻欠缺一技之長,或許只能投身低技術勞工之列。

故此筆者認為,香港發展本土電競,除了提供場地等硬件設備,政府更有責任為有志加入電競行列的年青人,描繪出一條明確的職業路徑,讓人才無後顧之憂。

所幸,一個成熟的電競行業足以提供全面的職位光譜。名氣高的選手退役後同樣可以如一般運動員一樣轉型做藝人;名氣較低的,亦可以加入電競隊伍的龐大後勤隊伍,成為教練、分析師、領隊等;口才較好的甚或轉型做賽事主播、評述。即使無意留在電競前線,亦可乘著「電競也是遊戲」的優勢,經營網絡實況,亦可獲可觀收入。

另一方面,上月閉幕的香港電競音樂節,旅發局本來預期有八萬入場人次,最後只得五萬。入場人數不如預期,背後原因不得而知,筆者估計是由於香港在電競方面的國際地位並不高,活動難以吸引旅容慕名而來。

未來,本港要發展電競的社會氛圍,需要多方一起努力。當中國內地、台灣、韓國等鄰近地區均對主辦電競國際賽事趨之若鶩時,本港大可趁數碼港電競館今秋落成,嘗試爭取主辦機會,既可刺激整體氛圍,又能獲得主辦大型賽事經驗,更藉賽事帶動旅遊業,一舉三得。

財政預算案早前提出撥款一億發展電競,以提供訓練場地、加強公眾認識等,都是好的開始。

當各界聯手推動電競,就是電競發展的關鍵突破點。本港電競選手盧子健在雅加達亞運憑遊戲《爐石戰記》為香港奪得金牌是極好的示範。相信未來香港會有越來越多的好手。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