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中移動能否干預有線新聞採訪?》

有線公佈,與國企中移動(941)訂立諒解備忘錄,由對方的旗下公司中移動香港出資,購入有線的電視內容,為期達二十年。根據有線與中移動的諒解備忘錄,內容包括:由中移動香港向有線支付費用,以使用有線的網絡資源,包括二十四小時新聞台、財經資訊台及娛樂台的電視內容,並在中移動的應用程式 UTV 內播放。正式協議預定年期為二十年,可額外延長五年。

消息獲廣泛報導,不少人擔心此舉是「收服」甚至控制香港傳媒。

有線新聞過去都有尖銳批評港府、中央的節目及揭露內地社會黑暗面的節目。「有線中國組」更是不少中港兩邊走的市民必看的新聞環節之一。有線新聞之所以較其他電視台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在於製作認真,亦都企得夠硬。因此,一聽到央企與有線合作,大家立即對「企硬」的印象起了質疑。

有線股東之一,遠東發展(035)主席邱達昌直言,能夠與中移動合作「好光榮」,亦透露大灣區是公司將來的一大商機,但對節目及新聞會否在中國境內播放,則說「言之過早」,「你睇吓(大灣區)六千八百萬人口,真係不得了!」。

有機會令觀眾市場大了幾倍,有線的股價應聲爆升一倍,這是商業社會的法則。

無可否認,有線連年蝕錢,電視台已到了危急存亡之秋,更一度成為「亞視翻版」,掀執笠危機。永升亞洲入主有線至今一年,今年上半年虧損擴大至 2.5 億元,收入按年減少 8%。電視台是否可持續發展,不只是有線電視老闆、更是基層員工都關心的問題。有線有幾多本錢呢?永升入主以來已經開源節流,裁員一成人,新老闆雖承諾未來六年投資 35 億元,但對於一間面對激烈競爭的傳媒來講是「九牛一毛」。資源緊絀下,都聽聞新聞部員工叫苦連天,過去年年有的獎禮金都要減,近期有資歷的人才已走得就走。有線旗下的免費電視,奇妙電視亦越做越差,要買香港電視的陳年舊劇塞 Air Time。

邱達昌最強調一點,是今次合作可提升網絡基建及內容供應,「發揮協同效應」。在商言商,有線對手 NOW TV 及 ViuTV 背靠電訊盈科的支持,OTT 辦得有聲有色,節目內容可以輕易進入手機、家用電話平台及社交媒體。有線呢?寬頻業務已經退到只集中做商業用戶。現時人人一部手機,做甚麼都有手機,有線要打進這一個市場?無慣性收線,無法製造話題,無電訊商支持,如何在這領域生存?

當然,我們關注及珍視新聞自由及編採自主,亦都明白有人關注、擔心內地或借合作「收編」香港傳媒。因此我們確實要想想如何確保有線電視新聞部的編輯自主!必需要搞清楚有線及中移動的合作協議,有線是否只是一個內容承包商、提供方,中移動能否在新聞製作上享有任何發言權,或只能夠在有線提供的內容中挑選。

各機構的新聞從業員及坊間時事評論員,亦都要時刻監察有線的管理層是否以「觀看數字、點擊率」來釐定新聞節目的好壞。這一點十分重要!中移動若不挑選一些所謂「夭心夭肺」的內容,亦即這些新聞內容只留在香港市場,有線觀眾群自然大減;若果以「觀看數字、點擊率」來判定新聞部資源分配,又無疑等同「陰乾」這些節目。

作為一家電視台,新聞不應視作商品,新聞是傳遞、確保公眾利益的工具。「有線中國組、新聞刺針、小事大意義」等等未必為有線帶來可觀的收視及收益,但就為有線「省靚招牌」,不應成為擴展市場的犧牲品。筆者更不希望有線把賺錢作為電視台的唯一目的。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