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港府放軟手腳,北京才有出手理由》

說實話,陳浩天向特朗普提出檢討《美港政策法》一事,劉信本來是不想多談的,因為根本就是一場鬧劇。坊間早已有不少評論指出,美方也是《美港政策法》得益者,因為香港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在世界上貿易順差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每年在美港貿易上賺取近 270 億美元。美國在外交上從不做賠本買賣,特朗普也不像某人所想,是個沒頭沒腦的瘋子,對於美國民主黨過去所兜售的所謂普世價值,他也從不買賬,才不理香港有沒有高度自治、民主人權什麼的。既然消除香港的特殊待遇,也會使到在港有投資的美資損手,美國也不容易再找到另一個地方,能讓她輕鬆地賺回每年 270 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為何要檢討《美港政策法》呢?

然而,既然有人盛讚陳浩天的做法是什麼「草船借箭、經濟焦土」,劉信只好假定美國真是檢討《美港政策法》的話,究竟是損害了本地商家的利益,是損害了本土派的群眾基礎,還是損害了中央的利益。文章出街後,又有人撰文反駁,聲稱陳浩天的方案也不可小瞧,劉信便只好再作回應了。

有人聲稱劉信考慮不周,是建基在兩個假設:

  • 一,北京必須假借香港的手來處理陳浩天;
  • 二,北京無法直接控制特區高官,高官是(大孖沙)高管們的棋子。因此,北京必須以利益換忠誠。

作者為了引證自己的假設,於是叫大家留意港府會否對陳浩天放軟手腳,或者對陳浩天嚴打的話,港府會否在土地政策上讓利。

問題又回來了,究竟北京是否無法直接控制特區高官?即便港府高官陽奉陰違,他們又是否大孖沙高管們的棋子?這個指控其實十分嚴重,等同聲稱港府有着嚴重的官商勾結,不收買大孖沙們,港府便會放任港獨勢力不管。可以說,若作者不能提出官商勾結的確鑿證據,便提出這樣的指控,其實跟陰謀論沒有什麼區別。

至於作者提出的所謂引證方法,其實也沒有邏輯上的關連。在陳浩天未提出檢討《美港政策法》前,乃至保安局宣佈取締香港民族黨前,民族黨已成立了兩年多,亦多次發表煽惑人們支持港獨的言論,當時的港府在做什麼呢?什麼也沒有做。換而言之,港府在處理港獨問題上放軟手腳,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陳浩天提出或不提出檢討《美港政策法》,港府口中的港獨零容忍,一直都是得把口。

此外,在保安局提出取締民族黨前,港府在土地大辯論時,乃至過往的土地政策,又有否做出客觀效果上益了大孖沙們的行為呢?如果政府的土地政策,一直都是客觀效果上益了大孖沙,我們又怎能以此證明,港府在在土地政策上讓利,是北京為了讓港府嚴打港獨,於是用利益交換所謂的忠誠?

更值得深思的是,除了 CY 在任的幾年外,近年港府無論提出什麼土地政策,都會有人說「客觀效果上益了大孖沙們」。什麼都不做,土地供應沒增加,自然是益了大孖沙。提出公私合營,也一定有人說成是益了大孖沙。即使採納反對派建議,主張所謂的棕地優先,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只要香港已開發土地的總面積不增加,也算是間接上益了大孖沙。

好了,為了增加已開發土地總面積,有團體建議把原有的填海興建人工島計劃擴大一倍,除了有「環保 L」反對外,人工島的建設要外判出去,也一定有地留來給地產商興建私樓,也一定有人會說,這是間接益了大孖沙。提議開發郊野公園,除了有「環保 L」反對外,只要新增的土地部份用來興建私樓,你也可以說是間接益了大孖沙。

「益了大孖沙們」,根本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至於港府有無官商勾結,則是信者恆信。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我們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假定高官是大孖沙們的棋子,為何又要假定北京非搞一國兩制不可?即使要搞,為何又一定要假手於特區政府?為了「體現北京心目中的一國兩制」?這不是自己一廂情願的腦補嘛?為何又不能假定,北京早已覺得,香港已沒有繼續搞一國兩制的必要,早就想直接出手打擊港獨的話,只是欠缺一個理由呢?不要忘記,《基本法》還有第十八條和第廿二條。須注意,第廿二條的原文是「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國家安全」有名你叫,是關乎整個國家的安全,明顯不是純粹的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北京若要在香港設立一個國安部香港分局,誰又能攔得着嘛?理由是什麼呢?當然是港府陽奉陰違,根本沒能力保障國家安全吧?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