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湯家驊和張曉明的浪漫,令人側目》

本來, 其實我想寫一寫其他事的, 不過見到現時貴為行政會議成員, 排名第十一的資深大律師, 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 在媒體面前說跟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一起在北京賞櫻, 很浪漫、 很戲劇性, 我不禁側目。 孤陋寡聞, 我以為浪漫本身應以情愛感覺為主, 或者是一種氣氛, 以此詞來形容兩男之間的相會, 實在有點兒奇怪。

湯家驊這趟帶同民主思路一行人到北京拜訪各路人馬, 也很難不會打探現時北京對香港抱有甚麼態度, 尤其是見張曉明、 饒戈平、 李飛等等, 肯定會做一些「收風」工作。 不過, 收風還收風, 即使是張曉明喚湯家驊一起賞櫻, 湯最多也只應該對媒體提到有此事, 不應再加自己的甚麼感受, 但他還要以「浪漫」來形容這次會面, 實在令人無言。

說「浪漫」其實不一定是浪漫的, 但有意無意地, 就是一種 Show Off, 暗示自己受到國家的器重, 可以以一種軟性的態度跟北京交流, 就跟見李飛一樣, 也是一種炫耀心態為主, 向民主派和建制派表達, 他也同樣「夠班」做中港之間的中間人, 擔當各界的政治傳聲筒。

卿本佳人, 奈何作賊。 雖然湯家驊現時所做的工作, 並不算是盜賊所為, 但一定令人有「變節」的感覺: 從民主派的大陣營, 走到建制派當中。 對的, 民主派其實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跟京官交流, 促進互信, 再促成雙方的對話和討論, 令大家對將來香港的民主進程有點共識, 引領將來的政制改革。 然而這些對話本身對民有利, 就毋須 Show Off, 尤其是, 建立工作關係者, 最忌就是事情見光死。 這樣高調去訪問、 覲見, 除了做 Show 和 Show Off 之外, 又有何用?

說「浪漫」真的太過, 可是幾天的匆匆訪問, 又要媒體追住你的行程, 但記者一問關於內容的事, 這位人兄又說「互不引述」。 這樣的高姿態, 就是一種「刷存在感」的炫耀心態, 但他們之間如此的交談, 對外界了解京官看法, 毫無幫助, 也對京官研判香港情勢沒大作用, 除了對湯家驊和民主思路有幫助, 就只是做做新聞讓人笑笑。

既然湯姓此人兄做法如此, 各媒體朋友日後就不要再為湯先生這些無謂、 無意義的做法作嫁衣裳, 不要再讓他刷到存在感, 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