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小明星.七》

前文:


開了學一個月,在這所聖彌額爾小學讀書,好是好,可是學生都是好學生,星明雖然優秀,只是要在這個出色的貴族小學與人競爭,也難免有點吃力。學生中有不少人都沾染了他們的富有父母的惡習,動輒看不起人,對星明這種只勉強算得上是中產的家庭來說,有時在種種生活細節上給同學看不起,由用的一枝筆,一個筆袋,到小息時吃的甚麼零食,都會惹起同學評價。星明很少說,可是爸爸媽媽由與其他家長打交道的過程中,也大概會猜到甚麼是有樣學樣,這時他們就更心痛星明除了眼疾,還要承擔這種無形壓力了。

最慘的是,就是那位與他在幼稚園中一同讀書,坐同一架保姆車的頑皮同學,與他一起考入聖彌額爾,還恰好編入同一班,這下子可不好了,他把自己替星明改的渾名傳開了去,令全班同學都知道他叫聾 B,後來觀察到星明視力不好,還叫他不只是聾 B,而且是盲 B,又聾又盲。

爸爸媽媽向老師投訴,家長都見過了,可是頑皮小童的家長是有錢人,向學校捐了不少錢,又當自己兒子是寶貝,寵他寵得不得了,事情最後還是不了了之,爸爸媽媽沒有辦法。還好星明是堅忍大方的小孩,只是不開心了一小段很短的時間,之後再聽到同學挑釁,一笑置之便打發開去,頑皮同學後來覺得無趣,事情便淡下來。爸爸媽媽都以為,少了一件麻煩,總是好事,不過一直發生下來的芝麻小事,卻不是他們本來想的那般無關痛癢。

在一個星期日,一家人一起到九龍公園玩,去到,星明看見鳥湖中的水鴨與紅鸛,突然問:「我以後還可以看見雀仔是甚麼顏色嗎?」

走時星明見路上有一行膠板砌成的盲人引導線,竟然又走上去試行。媽媽問他做甚麼,他說:

「這不是給看不見的人走路用的?」

「是,可是你看得見!」

「但我將來會看不見,所以要先試試。」

…… 爸爸媽媽答不出來。

「媽咪,我真的會變成盲 B 嗎?」

…… 夫婦聽了,心中在酸,本來以為星明不以為意,想不到醫生的說話他早已完全記在心中,還無聲無色地在心中思考著自己將來要走的路,自己對此卻一無所知,知道後也唯有心痛,不知道要怎回答。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