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登革熱不只是天災》

本港今年登革熱肆虐,現時有多達二十多宗確診個案。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與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上星期到長洲視察滅蚊工作。陳肇始巡視長洲滅蚊情況後表示,當局會加快公布誘蚊產卵器指數,在今個月開始,由以往每三星期改為每星期收集蚊杯後公布階段性數字。局方亦會增撥 400 萬至每區的食環署,以購買滅蚊噴霧機,加強宣傳教育和增加滅蚊隊伍數目。

終於都不只是做秀,落區派派傳單及灑蚊沙。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早就提出,澳門衛生局及廣州疾控中心多年前已經落實蚊幼蟲、成蚊及誘蚊產卵等多種指數的共同監察,其中,廣州疾控中心不但每周公布相關數據,更分門別類詳細羅列各住宅區、醫院、學校等附近的誘蚊產卵器指數、成蚊密度、及量度伊蚊幼蟲密度的「布雷圖指數」(Breteau

index)。本港目前只依靠針對成蚊的誘蚊產卵器指數,且到每月中才公布上個月的數據,一直可說是「慢半拍」。

向來是政府盟友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柯創盛,亦都批評政府在滅蚊工作上後知後覺,不同政府部門的滅蚊工作步伐不一致,對待滅蚊態度亦不同。他舉例,晒草灣球場屬於康文署,旁邊斜坡歸環保署,兩個部門滅蚊步伐不同,導致不能解決蚊患問題。

而政府向來最喜歡做的撒蚊沙、滅蚊噴霧等…… 都被業界批評手法落後!他們一早建議政府改用機器輔助噴撒蚊沙,使用超低噴霧性、殘留性的藥水等化學防治方法。可是政府好像聽而不聞。

登革熱一度肆虐本港,引發香港人對蚊子高度警覺,但隨著日子過去,市民及政府都放鬆了戒備,政府甚至把相關工作當是行禮如儀,多年來都未有再投放資源更新設備,就連平日為香港管理公眾街市、街道衛生的食環署,前線員工改為外判制後,都顯得欠缺監管,而且一切向錢看,資源緊絀,外判員工薪酬福利大減,更加出現烈日當空卻連水都不准飲的情況。

政府不重視市容衛生,豈會無蚊?若政府要帶頭展現決心,在財政許可下,應當作出承擔和監管,將食環署前線員工轉作公務員亦是應有之義。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