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四》

前文:


開學的日子說來就來,天氣仍然很熱,學生都穿著夏季校服。禮言在開學的第一天被老師安排坐到窗旁的座位。由於學校在一個小山丘上,而課室在六樓,從窗口往外望,景觀很開揚,可以看到操場、山丘上的矮灌木叢,以至山丘下的平房。遠方的山巒白雲撩繞,有隻風箏在天的一角徘徊。禮言看著這一切,覺得愜意舒適。嘉樂與他同一班,坐在課室的另一端。當葉老師在教授幾何代數的時候,嘉樂斜斜地望向坐在左前方的禮言,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又回來了,他覺得以前真的見過禮言,是不是小時候呢?但小時候的樣子應該與現在不一樣才是呀。

他忽爾又記起那個夢,那個背後長著翅膀的禮言為甚麼留下那句說話?嘉樂又是百思不解。正在想著禮言的事時,葉老師看見嘉樂在往靠窗的一邊凝神注目,叫了嘉樂一聲,嘉樂聽不到,於是葉老師便要嘉樂罰站。全班同學,包括禮言都望著嘉樂,令嘉樂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但那種令他渾渾噩噩,似曾相識的感覺卻是仍然在嘉樂腦中盤旋。這種感覺,在日後會不斷冒升到嘉樂的心坎之中。

自從嘉樂與禮言成為同學以來,他們見面的時間愈來愈長,聊天的機會也愈來愈多。有一次禮言又談到自己的家,他說自己聽過爸爸說過,自己的家在兩百多年前本來是江南水鄉的世家大族。那時他們在水鄉是大地主,有良田千畝,不少佃戶為他們務農。族中長老又掌握了當時的水路人脈,因此整個水鄉的貿易都被他們壟斷。族中還出了不少士人,對地方的吏治還是有一點影響力的。在那富甲一方的日子裏,族人都聚居在水鄉的大宅中。

據老一輩所說,這間大宅建在一個很大的風水塘後,背靠一座小山丘,雕樑畫棟,共有七七四十九間房間。宅中傭僕成群,孩童在後花園玩耍,各房太太每天都在偏廳打牌,人丁很是興旺。在兩百多年前他們可是江南的名門望族,盡享富貴。可是盛極必衰,後來家族經歷改朝換代,戰火兵燹,家族的財產本已所剩無幾,再加上子孫不爭氣,家族更形破敗了。直到五十多年前,族中長老見財政委實是支撐不下去,便將祖傳大宅賣了給其他家族。整個家族便集體搬到附近的鄉郊居住。

可是奇怪的是,其他家族賣光祖業之後,族人拿下僅餘的財產大多會分散居住,可是這個家族的長老卻堅持要族人一起聚居,因此禮言的爸爸是在長老的關注下長大的。禮言聽過族中不少傳聞,便是禮言的爸爸小時候在長老的口耳相傳下聽回來的,爸爸不過是重覆長老的話語而已。後來禮言的爸爸長大後,長老都差不多死去了,族人要聚居的家訓也無人維持,他便在父母死後獨自搬出來居住,這件事也是三十多年前的舊事了。

嘉樂聽完禮言的家族史,覺得就像聽到中國歷史的朝代興亡故事。最教他好奇的,就是禮言的爸爸究竟在長老口中聽到了甚麼秘聞,他於是追問禮言他們家族的故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