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為什麼青年人不想參政?》

青年協會的青年智庫發表最新的調查結果,竟然有超過七成青年人不滿意現時香港社會管治人才的培育工作;而另一個結果也讓人很失望,只要三成人表示對於參與管治工作有興趣。

在香港從政,有行政部門、立法和智庫三個途徑,但收入卻差天共地。畢業後加入做政務官,月薪起步是五萬多元;做滿三年,就能署任高級政務官,月薪約七萬;幸運及有實力坐正的話,就能夠在第六至八年開始領取房屋津貼,大約是二萬元。這意味著三十出頭有接近九萬元。

回頭看看在議會工作的年輕人。如果在區議會起步,社區主任約一萬多月薪,當選區議員的話約三萬多。如果在立法會上班,議員助理也是約一萬多到兩萬多,在建制派工作就可能好些,最高有五萬多。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則有十多萬。但重點是,這些工作沒有晉升階梯,不少議員都要兼職大學講師、律師,建制派的議員也放不下自己的生意、中小企業務和專業人士的工作。試問這樣的薪酬又能吸引什麼人加入議會工作?但偏偏議會卻是監督政府、審視法案和處理重大議案的場所。

再到智庫方面。擔任研究員和分析師,人工還是比國際諮詢機構低,而香港還是缺乏對智庫的認受性和尊重,政府也不太重視有關的工作和意見,不像英美和內地,各式各樣的研究所定期為政府出謀獻策,官員也主動了解和採納意見。

正如訪問調查的結果,香港不但對管治人才培育不足,實踐機會也少。結果也就沒有太多人參加政府委員會招募委員計劃,大部分名額還是回歸到建制派的人選。

要真正提升香港管治人才水平,吸納精英,首先必須檢視問責官員和議會人員的薪酬,並加入與表現掛勾的機制,這樣才能吸納在私人市場工作的年輕人。未來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除了處理選舉、政制發展外,也應該花時間優化現時的人才培訓制度。公務員事務局也不妨考慮增加政務官名額,以及推出旋轉門機制,讓政府人員在私人企業工作幾年,也讓私人市場的管理層到政府工作。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