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香港眾志當中出了叛徒》

近日,好耐無聲氣的香港眾志,突然召開記者會,聲稱自己有兩個成員返大陸時,在廣州被「國安人員」扣留盤問。至於那兩名成員究竟叫乜名,眾志則以所謂「個人及安全考慮」為由拒絕透露。由於眾志要人證無人證,要物證無物證,整件事的事發經過,完全靠黃之鋒口講口賠,自然難免懷疑他們作故仔。

對於這一單大龍鳳,劉信反而不信黃之鋒和羅冠聰作故仔,因為上年民主黨已經鬧出過著名的「釘書健事件」,香港眾志無理由咁蠢,走去重蹈覆轍。因此劉信傾向相信,香港眾志確實有兩個成員,跟黃之鋒等人講過這樣的所謂經歷,他們只是把對方的原話轉述。之不過,這兩個不知姓甚名誰的眾志成員,究竟有沒有對住黃之鋒講大話,則是另一個問題。

聽完眾志的記者會的地方,整件事最離奇的地方,是這兩個成員若然存在的話,點解他們要返大陸?其中一個「成員」的解釋,竟然是「回鄉探親」﹗拜託,香港眾志是一個主張統獨公投的自決組織,立場一向鐵杆反中反共,你竟然話我聽,他們的成員會返大陸「回鄉探親」?他們加入完眾志,又竟然仲敢「回鄉探親」?相信只有黃之鋒的智力水平,才會相信這樣的鬼話。

另一個「成員」點解返大陸,眾志沒有詳細說明,不過從他們的話前文後理來推斷,則是跟朋友一齊返大陸旅遊。在此便引伸另一個問題,究竟眾志的領導層,事前知不知他們返大陸呢?他們作為領導層,難道不知眾志過去的言行,已經觸犯了大陸《刑法》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刑法》一直採用屬人管轄原則,只是香港奉行一國兩制,《刑法》不在港實施,但他們返回大陸的話,又係完全唔同講法呢?

如果他們事先知道對方出行,又知大陸的《刑法》規定,依然任得自己的成員走過深圳河以北,這是任得自己人送死。如果他們事先不知情,而是事後才知道他們返過大陸,或者有人收到內地電話,才去細問對方,然後從對方口中得知所謂的「扣留經過」的話… 唯一合理的解釋,便是眾志當中出了叛徒了﹗

為什麼這樣說?如上所述,所謂「回鄉探親」和「返大陸旅行」,對普通人來講,當然是等閒事,但是一個人入得香港眾志,他們還敢返大陸嘛?好,就當這兩條友真係咁沙膽,去到被「國安」拉完,竟然無告他們觸犯煽顛罪,直接放得返落來,即他們口中的「國安」已從這兩人當中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啦?

此外,有個人說「國安」曾經收買他,常人大多數會覺得,講出對方想收買自己的人,應該沒有被收買。可是也有可能反過來,便是該人早已被收買,於是對方教路,回去後話自己被人扣押過,對方亦曾利誘自己,藉此洗脫已被收買的嫌疑啊?由此可見,如果黃之鋒真是沒有作故仔的話,便是眾志當中出了叛徒,已把他們所知的黨內消息和盤托出了。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