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二》

前文:《家族的故事.一》


在夢中,嘉樂覺得有點微熱,是太陽的照射。他又看到了那架大貨車,車上的小伙子跳了下來,站在嘉樂十多米面前的位置,樣子仍然看得不清楚。嘉樂對他喚:「嗨,你是誰?」

小伙子又對著嘉樂說:「嗨,你是誰?」

嘉樂問他為甚麼不答,還學他說話。小伙子又說嘉樂為甚麼不答,還學他說話。對答幾次都是這樣,嘉樂便覺得有點動氣,不再說話。怎知道小伙子卻對嘉樂說:「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說完便轉過身來要走。

這時嘉樂看到小伙子背後長著一對銀白的翅膀,像霜又像雪,顏色是異樣的眩目。嘉樂看到了,便疑心是看到了天使。他想追上前捉著小伙子的手,跟他問過明白,怎料腳下卻踏了空,一個踉蹌,眼前一黑,接著便醒來了。嘉樂張眼一看,太陽已經變得像一隻血紅色的暈圈,倚傍著遠山在斜斜下降,天氣也沒有下午時火燙了。嘉樂發了一夢,心中猶想著那個小伙子,之後就到廚房喝了一大口涼水,令自己冷靜下來。

小鎮畢竟人口少,消息也傳得快。三天後的中午,老傭人對嘉樂說,本鎮剛搬來一家三口,住在山腳下的公寓,指的大概是嘉樂那日下午見過的一家人。嘉樂聽到了,立刻想到那小伙子的形象。他本來打算到山腳去瞧瞧那一家人的情況,不過想了一想,覺得這未免也太多事,便打消了念頭。這時嘉樂睡足了,覺得有點無聊,便離家去找他那些頑童朋友玩。他背著背包,沿著過道走,天氣是愈來愈熱了,嘉樂感覺就像被推到火爐上烤,熱得大汗淋漓,植物的葉都被太陽蒸得垂頭喪氣,蟬在草叢間知知地叫,嘉樂被吵得有點頭昏。當他慢慢走過學校旁的荒地時,感覺到有東西躲在高如成人的狗尾草後,他好奇起來,便走到荒地探過究竟。

這時他又看到那個小伙子了。小伙子這時在搜索著甚麼似的,撥弄著狗尾草。小伙子聽到腳步聲,便抬起頭望了望嘉樂。這時二人相距不過七八尺,嘉樂終於可以清楚地看到小伙子的樣子。他的面龐很白,鼻子又高又挺,嘴唇薄薄的,有點傲氣地翹了起來,還有他架著的粗邊黑框眼鏡,是當時流行的款式,但鏡片有點厚,阻礙了嘉樂清楚地凝視他的一雙單眼皮小眼睛。嘉樂心裏想,這個小伙子的五觀長得細膩斯文,一副討人喜歡的樣子,就是長得有點女態,而且眼睛長得有點奇異,眼睛是有神的,可是看著自己時,彷彿隱藏在鏡片之後努力在自己身上尋覓甚麼,就像渴望在自己身上找回甚麼失落的事物,當嘉樂再定神看他的眼,小伙子的眼睛不知是迴避起來,或是往其他地方搜索,將焦點移到了嘉樂背後的的草叢去。

嘉樂從小伙子的眼睛,下意識地認定了小伙子是一個捉摸不了的,飄忽的人。他還記起三天之前的夢。在夢中小伙子說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便飄然而去,自己想將他捉也捉不住。或許是自當天的夢開始,嘉樂已經為小伙子塑造了一個不吃人間煙火,背後長著翅膀的天使形象,至於小伙子的底蘊,那句說話的意思,他是永遠也不能理解的。不知怎地,嘉樂只是第二次見小伙子,心中便建立了他那個牢不可破的天使形象,甚至在他腦海中形成了一種蠱惑。

他想了解小伙子,但未接觸已經覺得小伙子不是那麼容易接近,成為了他心中一個小小的缺失。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對小伙子那麼感興趣,只是覺得好像以前在哪裏見過面一樣,但想了想卻茫無頭緒。

眼看小伙子準備走了,嘉樂連忙叫著他。

「嗨,我叫嘉樂,我幾天前在家中花園看到你家的大貨車駛過,你那時坐在貨車後的家私上。」

「哦。」

小伙子大概是不習慣與陌生人談話,對應也有點遲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