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撲飛血案和香港的技術逆淘汰》

排隊撲飛是香港其中一項特色,近日聽說有歌迷在排隊買劉德華演唱會門票的時候被人出刀傷害。睇場演唱會都要冒著流血風險,真是驚心。

為何香港人買演唱會門票不是用電腦和手機上網買,而要提前幾日排長龍?在網上,可以搜到不少內地朋友、台灣朋友都有這個疑問。有紅星開 show,往往提前一個星期甚至更長時間就有人開始排隊,然後開售第一日花好多個小時售罄。但其實在世界各地,公開發售的方式往往都是網上開售,長則以小時計,短則「秒殺」就已經售罄。你還去代售點門口排隊?今時今日用這麼落後的方式去搶票,只有在香港才會發生吧。

其實在下都有這個疑問,為何香港人總是不願意用技術手段去解決問題呢?

九月高鐵就開通了。記得電視台在播放高鐵開通消息的時候,有一句話:經常說高鐵一票難求,咁香港市民以後點樣同內地人搶票呢?我聽到覺得很搞笑。互聯網是平的,大家都在這個網上,你可以搶、別人也可以搶,有咩點樣呢?人家生活在二十一世紀,你堅持用二十世紀兩條腿去排隊的方式,就肯定搶不到啦。難道又要遷就香港人?這有違互聯網精神喔。

有人說,完全用互聯網售票,那麼不懂上網的老人家怎辦?可以通過社區解決啊。記得多年前在深圳,開始在網上賣火車票的時候,就有組織安排義工,免費幫助長者上網買票。香港每個區都有老人中心,可以安排員工、義工為長者提供服務。反正,大原則是:有新技術就要用新技術,長者不懂的,可以讓年輕人幫助他們,而不是為了遷就不懂新技術的人放棄使用新技術,這是倒行逆施。

事實上你會發現,真正要義工幫助的長者也不多,因為長者的學習能力並不是那麼差,幫過一兩次他們自己就會;大部分長者都會通過子女、親友或者身邊年輕人幫忙解決,而無需去找義工幫忙。或者這個過程還能增加長者與年輕人的交流。

還有一個大原則,就是幫助購票的義工組織應該僅限於幫助長者或者認知有困難的人,如果好人好姐,未滿六十五歲,就應該強迫這些人學習新技術。如果年紀輕輕就抗拒學習新技術,直接地說:「唔死都無用」,就直接淘汰吧。

香港的現狀,是技術逆淘汰。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