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翻炒「魚柳包事件」,泛民是否江郎才盡?》

香港眾志聲稱有兩名成員於大陸返港期間,分別在深圳及廣州被國安強行帶走及扣留盤問,期間甚至被要求坐上安裝有手銬及腳鐐的椅子,戴上類似測謊機的儀器,被誘該繼續提供資訊。這件事的兩位「原告當事人」,至今依然無名無姓。眾志聲稱國安出動到手銬、腳鐐、測謊機和訊息費等等,但翻來覆去的就只問了他們所謂的成員名單。事情疑點重重,教人想起泛民最爆笑的「魚柳包事件」。

 

足見泛民 IQ 破產

當年的「魚柳包事件」,不少朋友戲稱是「釘書林」或「釘書健」事件,筆者建議最好還是統一用「魚柳包事件」。「釘書林」和「釘書健」,雖然帶出了當時泛民妄稱什麼「強力部門」以「釘書機」逼供的荒謬場景,但更荒謬的是,那時候,尚有很多養尊處優的香港人,居然相信「釘書機」是可以用來逼供的。其次,「釘書林」一詞,只針對了泛民的棄卒。嚴格來說,林先生也是政治鬥爭下的受害者,雖然未必值得同情,但最好還是別笑他了。當年,整齣鬧劇,是由民主黨創黨成員及泛民軸心,一起向市民大眾公佈的,涉事的明明是整個泛民,何必只怪「釘書林」一人?

就算你真的相信「釘書機」可以用來逼供,但在被人逼供期間,跑去吃了兩個魚柳包,還給人攝錄下來,就完全「斷正」,無法解釋了。一來,這實在太不連戲,做得太白痴、太馬虎。難道你不知道世上有種東西叫作「天眼」及「閉路電視」嗎?你肚餓不懂叫「麥麥送」嗎?二來,走出來為泛民指證「強力部門」,其伙食不過是兩個魚柳包,不是太令人心寒嗎?

如果某個江湖幫派,要小腳色出來賣命,期間連一餐似樣的膳食也沒有,不是很教人悲哀嗎?到底是幫主聚斂,刻扣工資,還是整個幫派也有財政壓力,最似樣的就只有兩個魚柳包?

所以,「魚柳包」事件,一來突顯了「泛民鬧劇」當中無法反駁的情節,二來,強調了這是整個泛民的 IQ 問題,甚至牽連至元老級人馬,盡皆 IQ 破產!筆者亦建議,除非建制派和泛民枱底下是「好朋友」,否則,在以後的任何要辯論場合上,都應該在人前請泛民吃魚柳包,翻覆強調「魚柳包事件」。

試想想,荊軻刺秦王前,就只能吃兩個魚柳包,這是多麼的可憐!人皆有惻人之心,所謂「不打江湖救急,不打飢餓果腹」,何不雪中送炭,辯論之前,大家「坐底,飲杯茶,吃一個魚柳包」?

 

眾志版「魚柳包事件」

眾志聲稱的事,其實不過是翻炒「魚柳包事件」,儘管泛民吸取了教訓,沒有公布「原告人」的姓名,不敢報警,發生地點及時間也糢糊了,但一樣疑點重重,教人爆笑,坊間已有很多評論。但尚有三點值得補充。

其一、就是眾志說人家要他們的名單。試想想,你以為是拍武林片嗎?要交出什麼「紅花會名冊」?在大數據年代,區區幾個名,會查不到的嗎?如果要做間謀工作,值得花時間在這一個小小的團體嗎?不是太低層次嗎?就算要做,不能派臥底嗎?不能用駭客嗎?眾志企圖說明,國安要的是情報,可是,他們連自己會有什麼具價值的情報也想不出來,就只好說人家想要一個什麼名單了。

其二、眾志沒有原告走出來。當然,大家認為,這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訓。但大家再想想,其實只要不報警,不構成「報假案」,又糢糊了時地人的具體細節,為什麼不敢派兩個原告出來?這側面說明了有兩個可能性。其一、就是他們連可利用的「馬前卒」也沒有了。其二、就是他們尚有「第二梯隊」,但大家也貪生怕死,擔心搞了這場戲出來後,就算沒有「報假案」,也可能會有「手尾」。黨員之中,不怕死而想出名的早已露面。其餘的,不是怕死,就是都聰明起來,不會輕易上當去送死。這說明了,最年青的眾志,亦可能有青黃不接的情況。

其三、就是「翻炒」舊橋,非常不智。泛民在「魚柳包事件」裁了一個大筋斗,以常理來說,泛民一方,應該盡可能對同類型事情絕口不提,同一招亦不可再用。至少,起碼要等兩、三年,大家都對「魚柳包事件」開始淡忘了,才可以勉強再試。如果要翻炒,則糢糊細節自保是不夠的。一來、再「翻炒」的話,一定要有一個讓人信服及難以反駁的故事,並且要讓普通市民震驚。二來、最好連細節也有具體的證據。否則,給人家質疑幾句,又答不上嘴,連「原告」也沒有,怎能取信於人?

 

兩地往來頻繁,作故仔又怎會有人相信?

以上談的是技術細點,在大方向上,其實兩岸居民往來頻繁,很多香港人都經常到大陸工作。就算工作崗位上不用回大陸,但都會與國內人有接觸。要麼,就是在大陸駐港機構或公司工作,要麼,就是香港公司也有國內部門。就算是純港資公司,只在香港有點,也會有大陸的買家或賣家。就算在工作上完全沒有接觸大陸,也會到大陸旅行。就算自己不去,身邊總有朋友去過。此外,儘管有一些只安在家中、鮮有踏足國內的年青一代,亦多喜用國內的網上購物平台和支付系統,亦肯定看過很多大陸節目及「網紅」。大家對國內的經濟及文明發展,不會完全不知。在日常生活中,兩地經濟融合是大方向。就算有一些矛盾,亦無法阻止這個大趨勢。

在這個大環境之下,泛民又怎能要人相信,大陸政府會要脅普通市民?多年以來,泛民只能以「民主光環」及「對抗大陸」的抽象概念贏得選票。可是,香港人始終是「實用主義」行先,跟你說理念的時候,可以把中國說得一文不值,咬牙切齒,甚至乎可以因為這些抽象概念而投你一票。但關乎切身利益時,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大家去大陸旅行否?經大陸平台網購否?每天吃的食物是那類運來?喝的水是什麼地方流過來?如果有生意或工作機會,要是與大陸有關,你又試不試?隨便在網上說不,非常容易,但大家撫心自問罷!或許對政界人士來說,他們會認為「強力部門」很可怕,但小市民心底裡亦會明白,就算這些「強力部門」真的存在,也是針對政界而已,關大眾什麼事呢?

翻炒「魚柳包事件」,還會有什麼市場?只能再一次證明泛民 IQ 破產,經費不足,人才凋零,即連最年青的眾志,亦很有可能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