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老馬敲警鐘,「帶路」須擠水》

中共十八大之後,中國轟轟烈烈推進「一帶一路」倡議,最近有不少項目觸礁,引發一些國家猜忌。尤其在「一帶一路」五週年之際,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訪華,叫停了中資東海岸鐵路項目,敲響警鐘。究竟這一國家戰略應該何去何從?

「一帶一路」標誌著中國從「資本輸入國」向「資本輸出國」轉移。過去五年,這是中國最熱門的名詞。舉凡重大會議、外交往來、乃至招商,言必稱「一帶一路」,甚至在十九大寫入黨章。

根據官方的統計,五年來,中國同「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貨物貿易額累計超過五萬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超過六百億美元,為當地創造二十多萬個就業崗位,但這些靚麗的數據背後有多少水分?經濟效益如何?

在政治掛帥之下,各大部委、銀行、央企在海外掀起了一場「一帶一路」大躍進,推出無償援助與優惠貸款,甚至不惜行賄當地政要,包括高鐵、機場、港口、管道在內的各類巨無霸工程紛紛上馬。筆者曾在越南採訪一位中資銀行負責人,他坦言很多大項目匯豐不敢貸款融資,但他們銀行敢,因為「有國家『一帶一路』的底氣」。

這種方式埋下了不少隱患。一是政治風險,一旦政權更迭,此前充滿政治收買因素的合作協定,就會觸礁。以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為例,合同總額近千億元人民幣,中國提供二十年的低息貸款,且首七年毋須還款,當時被稱為「一帶一路」標誌性項目,泛亞鐵路的一部分,但馬哈迪執政之後,以造價太高、不堪債務以及牽涉上屆政府腐敗為由叫停,老馬還稱「我們不想要一種狀況,窮國因無法和富國競爭,而發生新版殖民主義」。

另外當然是經濟風險。一些項目缺乏充分科學論證評估,由於缺乏充足的市場前景,而淪為大白象工程。比如中國援建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機場,建設標準是能降落空中巴士 A380 的最高等級,如今成為世界上最空曠的機場。

而在政治上,由於激進地在國際上推動「一帶一路」,而且宣傳不當,不僅引發西方國家猜忌,也令一些東南亞國家不安。於是,西方輿論針對「一帶一路」接連製造了「新殖民主義論、新版馬歇爾計劃、充當朝貢體系盟主、債務綁架論、資源掠奪論」等。

八月二十七日,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五週年座談會在京舉行。這既是回顧五年成果和經驗,也查找不足,總結教訓。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著重廓清外界的質疑和曲解,強調共建「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倡議,不是搞地緣政治聯盟或軍事同盟;是開放包容進程,不是要關起門來搞小圈子或者「中國俱樂部」;是不以意識形態劃界,不搞零和遊戲,只要各國有意願,我們都歡迎。

與此同時,習近平也提醒,要在項目建設上下功夫,注意實施雪中送炭、急對方之所急、能夠讓當地老百姓受益的民生工程,要規範企業投資經營行為,合法合規經營,注意保護環境,履行社會責任,要高度重視境外風險防範,完善安全風險防範體系,全面提高境外安全保障和應對風險能力。

習主席的上述講話,都是有的放矢,為「一帶一路」指明方向。中資今後在「一帶一路」必須以經濟效益為出發點,擠水分、防風險,項目要經過嚴格的可行性研究和貸款審核,遵守當地法律,踏踏實實,乾乾淨淨。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