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一》

是的,六十多年前鎮中的松林仍然沒有六十年後那麼濃密,老人仍然是讀高中的少年。老人依稀記得六十年前,就是嘉樂十七歲那年的夏季,天上幾個月沒有下雨,鎮中大旱,池塘乾得快要露出池底的石頭,四處的草木都如被天火焚過一樣,變得焦黃,整個小鎮都顯得了無生氣。這時學校放暑假了,由於天氣太炎熱,嘉樂每天都坐在屋前的涼棚納涼睡覺。

說起嘉樂的家,倒算是鎮中的小富戶。嘉樂的爸媽在省城做成衣買賣生意,並且寄賣小首飾,由於嘉樂爸爸選貨的眼光好,窗櫥的裝潢光鮮,因此吸引了不少追逐新潮的青年人光顧,十多年下來都攢下了一點財富。父母出門在外,嘉樂自小便由外婆照顧。外婆在他快要上小學的時候過身了,他就本應要搬到城裏居住,可是嘉樂生來就有一副怪脾氣,他不喜歡在人太多的地方生活。後來嘉樂的爸媽帶了兒子到城中居住,可是不到幾天,他便被人多車多的環境困擾了,他整天不肯吃飯,又上吐下瀉。嘉樂的爸媽帶他去看醫生,醫生也診斷不出病由,便只好說這是惡劣的情緒令到身體出現了條件反射。

就這樣,夫妻二人便只有帶嘉樂回小鎮居住。他們又安慰自己說,小鎮的民風純樸,讓兒子住在小鎮便不用怕他學壞。但他們不能留下省城的生意不理,便只好讓嘉樂離開自己回到小鎮居住,可是他們不放心,便請了鎮中一位相熟的老婦當傭人,照顧嘉樂。就這樣,嘉樂從小到大便在這個小鎮長大,沒有父母管教,老傭人又約束不了他,他與鎮中的頑童終日為伍,慢慢便長成了一個野孩子。還好,他天資聰穎,學業方面的事不用大人理會,也能考得一個不錯的名次,遠在省城的父母心知他頑皮,不過既然沒有做出離經叛道的惡事,學業的事也能自理,便也沒說太多話了。

這天下午嘉樂仍舊在涼棚睡覺,他咪著眼望著天上的猛烈太陽,心裏想到這個夏天不知道怎樣的,天天都熱得令人發慌,連續幾個月都沒有下過一滴雨,以往常常去游泳的池塘都淺得快要見底了,心裏正在納悶。不知有甚麼可以做的時候,他聽到一種低沉的隆隆聲自遠處傳來,他於是從摺椅上坐起來,便見到一架大貨車在顛簸顛簸地沿著小路駛來。

嘉樂定神一看,見到駕車的是一個四十上下的瘦弱男人,旁邊的應該是他的妻子。他正想是不是有人新搬入鎮,大貨車便重重地駛過嘉樂家旁的過道。貨車駛過時揚起一片熱辣嗆喉的塵土,透過薄薄的塵土,嘉樂看見車後堆滿陳舊的傢俱,上面還坐了一個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年青小伙子。嘉樂想看清楚他的樣子,可是大貨車已經駛遠了,嘉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人的皮膚白得如雪,夏天與雪是多麼格格不入的配搭呀,因此嘉樂便牢牢記住了那小伙子的形象。車走了以後,嘉樂有點茫然,覺得好像在哪裏見過小伙子,不過想來想去總也記不起來,於是悵惘起來,接著便再次倒頭大睡。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