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na《陳浩天吹雞,港府隨時跪低》

陳浩天向特朗普提出「經濟焦土」,有論者連撰兩文(前篇後篇),表示陳浩天民族黨乃自掘墳墓,一者這樣根本不是焦土政策,搞死香港自己也不會損害中國分毫,二者搞死香港自己,只會使民族黨更加神憎鬼厭,失盡民心。簡而言之,所屬「經濟焦土」可笑而無威脅。

陳浩天說這是「焦土」,確實對戰略一無所知,誠是可笑,該評論者亦言之有理;但是可笑歸可笑,即使不是焦土,他的方案也不可小瞧。

此話怎說呢?首先我們得確認一點:美國一旦按照《美國香港政策法》改變對港經貿關係,香港就沒國際地位,屆時外資撤走,股市急挫,本地華資商人將焦頭爛額。

中美關係若破裂,美國不和中國打交道,就不需要香港,亦不會留下這個唯一的自由港來給中國任何機會。香港體制是因利成便承繼港英的,倘北京重新設立一個新特區,在中國政治上很難站得住腳,而且美國也同樣不會承認。以前香港是英佔的,美國不能不許英國善用香港和中國大陸的紐帶,但現在何必讓中國故技重施?特朗普會否實施,端視他及背後的力量能否統一華盛頓和華爾街的立場。

中國的突破口仍是一帶一路,主要方向是中亞、西亞、西伯利亞和歐洲,歐亞大陸是美國無法干預的世界島心臟。正因如此,俄羅斯才確定中國是可靠的戰略伙伴,決定邀解放軍大規模演習。在中美交惡前,莫斯科都懷疑中美會否連橫。那麼,一旦大陸戰略確立,香港就既不是經貿節點,也不是大陸法國家尋求金融和法律服務的對象。

當然地,香港仍有十分重要的政治意義,必須保持繁榮穩定。對中資而言,外資的撤離意味新的空間,因此香港的民生經濟不會受很大打擊。不過,向來做西方買辦的本地華資,就將恐懼自己被順道收拾靠邊站,相關既得利益者和高管高官,亦將如坐針氈。經商局高調反駁陳浩天,就反映背後的利益者不想改變現行經貿模式的立場。

因此,陳浩天這一招並非焦土政策,卻是軀虎吞狼,圍魏救趙,劍指本地政商結構的罩門,迫香港建制和北京對立起來。其實上文提及的評論者也指出,就算美國改變對港政策,也只有本地商人和公務員擔心。然而他的觀察是,北京才不管,陳浩天是死定的,特朗普要報復就來,反正只有香港遭殃,就當作教訓一下地方勢力。

此一觀點,恐怕思慮不周。北京當然能主動抓捕陳浩天,要殺人滅口也是舉手之勞,但這樣沒有意義,必須由特區政府自己動手,才體現北京心目中的一國兩制。這就需要特區政府識趣。然則,北京無法直接控制特區高官,就算撤換下來也不能雙規什麼的,沒多少震懾力,反而本地孖沙對高官的控制力強多了,高官是高管們的棋子而已。華資高管他們又不是李波,不容易有自己的回鄉方式。因此,關鍵並非北京不怕特朗普和陳浩天,而是北京指揮不動那些怕的本地高官和高管,至少必須以利益來交換。

假如北京使用最原始粗暴的武力,以生命要脅本地華資,誠然華資只能服從,但為了安撫,彌補損失,事後北京只會讓他們的封建勢力更不可一世,絕不會出現「教訓他們」的情況,因為所謂「教訓」並非不遵從的結果,而恰恰相反,是遵從之後的「犧牲」,而既然是犧牲,那北京就必須以利益換忠誠。我們可以留意港府會不會對陳浩天和其他激進本土派放軟手腳,相反,若對陳浩天嚴打,則可留意土地大辯論等政策的走向,看看政府有無進一步讓利。

評論者長篇大論說陳浩天不符合焦土策略,猶如見到一個舉刀要把人開膛剖腹、卻狂言自己在修習醫學的殺手,竟不直斥其非,反而縷述他如此所為無助習醫。這種評論,實在是自己立靶子自己射罷了,雖然說的也對,但無助了解事實。

至於說陳浩天以香港利益為籌碼,不得人心,這評論角度亦未免膚淺。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是革命的首要問題,誰是我們的金主,則是從政的首要問題。民族黨本身就清楚香港民眾不支持,而民族黨除了教育大眾,也不惜任何代價來爭取獨立,包括外國勢力的入侵,顯然後者更便捷,因此陳浩天作此提議,給特朗普一個選擇,乃是投名狀。既然甘作犬馬,幻想他日美國扶持獨立建國,又怎會在乎民意?國民黨拉壯丁時,又哪管民意呢?

  • Omena,少年中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