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輸一區贏兩區,泛民未算敗》

三一一補選結果公佈後, 學研社兩位社友分別撰文, 一同探討泛民主派前路的問題。 陳思靜認為, 泛民借政改炒起的民氣再而衰三而竭, 必須開辟新戰線, 用土地問題攻擊財閥和政府, 才能保持政治活力。 吳桐山則認為, 港人普遍有着懼共心態, 泛民則是靠利用港人懼共心態起家,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 泛民一路打「懼共牌」, 換來的只有無窮無盡的無力感。

其實, 二人論點上沒多大分歧, 他們都認同泛民利用港人的懼共心態起家, 只是陳思靜認為, 泛民可把矛頭指向財閥和政府, 吳桐山則沒注意這點。 劉信則認為, 二人純粹是因為姚松炎在九西落敗, 便覺得泛民的「懼共牌」打不轉, 民氣正在消散, 這想法實在有點盲目樂觀。

不錯, 姚松炎在九西敗了, 但是為什麼敗了? 首先, 姚松炎是空降到九西, 他或所謂自決派, 在九西沒有「地樁」, 所有落區的選舉宣傳工作, 只能假手於人。 假手於人也罷, 姚松炎或所謂自決派, 根本看不起傳統泛民的「地樁」宣傳方式, 以為可以靠網絡或媒體帶動話題, 靠炒作「反 DQ」口號來吸票。

當然, 靠話題炒作吸票, 未必沒有功效, 公民黨和眾志, 也是沒有很多「地樁」, 都是靠「標題黨」, 以及製造政治明星起家的。 然而, 今次是補選不是大選, 輿論關注度本來便較低, 加上「大台」無綫電視不肯舉辦選舉論壇, 沒了主流媒體加持, 話題炒作自然炒不動。

此外, 所謂「反 DQ」由二零一六年十月一路炒, 已經炒了太耐, 泛民拿一個舊話題炒花生, 自然難以刺激中間選民的投票意慾。 況且, 在看臉的今天, 姚松炎的樣子和形格, 至少不能算有「明星相」, 選民也未必因為他的人格魅力來支持他。 這還未算民主派初選之後, 因為所謂的「Plan B」人選而鬧出的「屈基」風波, 使到不少民協支持者心淡, 而九西的深水埗則一直是民協票倉…

簡而言之, 姚松炎在九西敗選, 箇中因由其實頗複雜, 而且主因似乎出自姚松炎本人身上。 若因一次補選的勝敗, 便覺得整個泛民的「懼共牌」打不轉, 他們為何又能在新東和港島區勝出? 三區的投票率同時下跌, 范國威在泛民還要是出名「無朋友」, 為何他又能贏鄧家彪三萬票? 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中的表現, 可謂十分不濟, 為何最終又會贏陳家珮九千幾票?

有人或許認為, 區諾軒和范國威雖然贏了, 但是泛民的整體得票數字下跌, 證明了「懼共牌」正在失效。 可是劉信上面已經提到, 補選選情一向比大選低。 二零一六年的立法會補選, 即使因為旺角騷亂而炒熱的話題, 也有「大台」選舉論壇的威力加持, 投票率也只有 46.18%, 比大選新東投票率的 60.24%, 少 14.06%, 何況是選情更冷淡的今次補選? 由此可見, 補選某一選區的成敗, 不足以論明泛民的民望正在崩盤也。

至於陳思靜提到, 用土地問題攻擊財閥和政府, 才能保持政治活力。 由於文章已經太長, 這話題又比較複雜, 只好另外撰文討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