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港府研究「走塑」方案,遲到好過無到》

海龜身纏膠袋而亡,魚類胃部檢到微塑膠… 我們日常用完即棄的塑膠垃圾,須長時間降解,對海洋生物和環境造成巨大威脅,各地社會「走塑」的呼聲漸廣。加拿大温哥華、法國、印度等的「走塑」方案已陸續出台;而在亞洲,四面環海的台灣擔當先驅,為應對海洋塑膠垃圾問題,環保署與多個環保團體組成「海廢治理平台」,至今年初公佈行動方案,明年起大型餐飲業如連鎖快餐店等,堂食將禁止提供塑膠飲管,隨後分階段擴展至所有食肆堂食,及至外賣都要走飲管、走塑膠餐具等等,到 2030 年實現全面「走塑」。

香港又如何呢?過往三年,平均每日有超過二千公噸廢塑膠被棄置於堆填區,約佔本港都市固體廢物棄置總量的兩成,加上內地 2018 年起禁止生活來源廢塑膠進口,令香港塑膠回收並出口的途徑不再可行,「塑膠圍城」的情況已迫在眉睫。

港府目前仍在實行自願方案、試行先導計劃的階段,例如在今個暑假推出「走塑沙灘,餐具先行」先導計劃,有四十七個公眾泳灘的小食及快餐亭參與,以較環保餐具取代塑膠餐具。政府亦停止在政府場地的自動售賣機出售一公升或以下的塑膠樽裝水。個別飲食集團亦自行推出「走飲管」及減用塑膠餐具的措施。

不過,這些企業畢竟是少數,「走塑」在香港仍未成風氣,不少市民仍會嫌麻煩,商戶又因預先包裝、衛生、清洗等考慮,不願實行「走塑」。長遠而言,立法加強規管仍是需要考慮的手段。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網誌提到,「會在本立法年度展開研究,了解各地對即棄塑膠餐具的規管,深入探討適合本港的『走塑』方案」。這實在是遲來的春天,筆者希望港府盡快研究及諮詢公眾,訂立可行「走塑」方案,即使追不上台灣的時間表,也要盡力追落後。

至於在短期內,政府可以多走幾步:加大商戶和市民自願「走塑」的誘因,例如在政府設施、資助機構、大專院校加強推廣「走塑」,並提供折扣、回贈等,鼓勵商戶和市民開始了解「走塑」的意義和建立習慣,到立法規管的時機成熟時,邁向全面「走塑」才能更順暢。

案例參考:台灣海洋廢棄物治理行動方案

第一階段

  1. 2019 年:具規模的連鎖快餐店,堂食禁用飲管
  2. 2020 年:所有開立發票的店商,堂食禁用飲管、塑膠餐具,外賣膠杯則需付費購買,實行以價制量

第二階段

  1. 2025 年:全台所有店商,堂食或外賣均不可免費供應膠袋、塑膠吸管、免洗餐具、外帶杯等,顧客外賣需付費購買

第三階段

  1. 2030 年:全面禁用一次性塑膠製品,如膠袋、飲管、外賣膠杯、塑膠餐具等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