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丁丁是個人才》

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乘著綠營與柯文哲反面的時機,民調曾一度第一,但因為出現棄保效應,結果柯文哲的民調反超前,而且丁守中不斷出錯,令筆者不禁感嘆,「丁丁是個人才」

丁丁是「天線得得 B」四個主角之一、紫色 Tinky Winky 的台灣譯名,而台灣網上世界有一句說話叫「丁丁是個人才」,是遊戲「三國無雙.四」的場面惡搞合成圖,畫面中,水鏡先生的對白是「丁丁是個人才」,而圖中「丁丁」的系統評價是「腦殘」,造成強烈的反諷。

在選舉之前,丁守中已經在台灣的網上世界被稱為丁丁。

近年流行人人皆談「大數據」,在選舉中亦不時出現這種現象,丁守中亦一樣。在八月中,丁守中發表「婦幼安全政見」時,他提出「根據大數據分析」,男性、無婚姻、獨居、缺乏親密友人、失業、人際關係不佳者,出現虐童、隨機殺人機率較高,是社會不定時炸彈,應該要有效預防監測、控制。這句說話一出,引來年青族群(尤其是年輕男性族群)的大反彈,筆者的朋友們亦曾討論此事,大都痛罵丁守中歧視。筆者也感嘆,丁守中此舉實際上把年青支持者趕走。

面對民情反彈,丁守中的競選總幹事王育敏強調,不是標籤化,是從已經犯罪者中找出的特質,在資源限制下,找出比較需要介入輔導的對象,這是站在犯罪預防的最前端,讓這些人得到足夠社會支持。

其實從管理角度看,「防範於未然,對特定人士進行監督」其實是正常的。不過問題是「虐童、隨機殺人機率」較高的人,是否真像丁守中所說,是「男性、無婚姻、獨居、缺乏親密友人、失業、人際關係不佳者」呢?台灣的新聞告知大家答案:由台灣經常報導的社會新聞,我們不難從中看到,「虐童」不單是丁守中所提及族群的專利,男女性、有婚姻者,亦有「虐童」。

雖然事件到最後丁守中有公開道歉,但反映丁丁對問題處置不當:即使存在他所提及的族群問題,也並不是預防監測、控制就可以解決到的。這句說話只反映出,丁守中只適合當一個立委而非市長,他發現一個積弊,但不能想辦法徹底根治,而只想用行政手段壓住事情不讓其發生。要解決這個「特定族群」的問題,應該為他們介紹拍拖對象,輔助他們就業,由社工去輔導他們建立人際關係網,協助修補他們的心理質素。當他們所欠缺的都補足時,就不會出現問題了。如果丁丁如此回答,事件就不會被不斷放大。

另一邊廂,近日台灣南部暴雨成災,蔡政府為了救災花了不少心力。丁守中出席一個公開活動時,被媒體問到若雨下在台北市,是否有信心應付,而他則說,「還沒當市長,對目前狀況並不了解」。後來丁守中在 FACEBOOK 上發表台北市的治水政策。

筆者看到丁守中這個發言不禁搖頭,丁守中不是已經準備了多屆、現在終於到他出戰、得償所願嗎?為何會說出這些搞笑的發言?這是選舉的大忌。如果我是候選人,我至少會說「稍後會發表治水政策,提出我對台北市治水的政見」。

其實柯文哲在上任後,亦曾遇上治水難題,因處理不當而被媒體鬧了多天。丁守中卻標榜自己「實幹」,強調自己與柯文哲的不同。現在,人會認為他「不當市長就不願意處理治水問題」,覺得這個人沒有當市長的擔當與責任。丁守中等了那麼久,連這些簡單的事他就不知道嗎?

總括而言,丁守中選情低迷,一來是柯陣營成功操作年青人的棄保效應,二來是丁守中咎由自取而已。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