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思《新民黨倡香港境外填海繞過立會,失信選民?》

「土地大辯論」步入最後一個月,其實各方大抵都了解林鄭特首的心意,她早已明言十月發表的施政報告等不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最終報告,政界也普遍預期施政報告很大機會觸及填海,作為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土地供應選項。是故,近月多個政黨和智庫紛紛向林鄭特首獻計,提出心目中的填海方案。筆者早前撰文已提過,在政治現實下,離岸的大規模填海較近岸填海可行,遇到的地區反對聲音亦較少,問題只是哪些選址最合適。

近日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及其新民黨提出的破格建議,值得商榷。新民黨建議香港向中央政府要求在內地水域填海造地,填海作業可由內地專家依照內地法規進行,最後香港租借該片填海得來的土地。至於選址,新民黨初步建議是大嶼山南面僅 4.8 公里、屬於珠海市管轄的桂山島。葉劉在演講及撰文中,強調其做法可以繞過立法會的撥款申請,免受拉布之苦,能加快工程進度。

葉劉的苦心和氣餒,筆者能夠理解。然而,向內地借地填海真的比較快嗎?葉劉又有否想過其他後遺症,或許會得不償失?

  • 「在內地水域開展填海造地的最大好處在於,它可以規避香港漫長、高度政治化的籌資過程。填海作業可由內地專家依照內地環保和海洋法規進行,然後香港租借完成後的土地」。來源:葉劉淑儀《內地水域填海造地實為變革良方》,2018 年 8 月 20 日,《思考香港》
    o 180828 b8a

 

與珠海爭地,解決憲制爭議須時

簡單 Google 一下,桂山島並非一片荒島,是一個早已發展起來的偏門旅遊景點,島上有碼頭、餐廳、道路,更有數千名常住人口。倘港府要向國務院報請在桂山島一帶水域填海,並與珠海市商討詳細方案,隨便想想就有大堆問題有待釐清,諸如填海工程誰埋單、執行哪一地法律、是否需要清關手續、是否共同開發當地、借地的珠海有何得益。兩地政府商討需時,而且時間表難以由港方控制。

  • o 180828 b8b

 

再者,租借內地水域方案涉及到中港融合、一國兩制的憲制爭議,必會掀起一輪政治風暴,反對派會視之為抗爭的彈藥。

因此,無論在境內或境外填海,必然都要經過社會及立法會的辯論,躲避不過。葉太貴為尊貴的兩會議員只能接受。境外填海更牽涉多一重憲制爭議,捨易取難,何苦呢?

 

交通基建須申請撥款,仍要面對立法會

此外,葉太的如意算盤是,填海工程繞過立法會的撥款申請,在內地以其他形式融資,免遭拉布磋砣歲月。

不過根據葉太的方案,填海地有橋樑接駁至大嶼山,意味著最終還是「醜婦終須見家翁」。看看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由三地共同出資興建,而大橋香港落腳點的基建及連接路,則由港府自行興建,須向立法會交代及申請撥款。如果有政黨強烈反對這項內地填海計劃,屆時抗爭、拉布的反噬只會來得更猛烈。

 

身為兩會議員倡繞過議會,豈非自毀長城?

最後,葉劉淑儀身為立法會議員、背負六萬選票的民意代表,竟在公開場合主張要繞過立法會,令筆者很失望。節省時間、加快造地的初衷固然是好,但欲速不達,用錯方法恐怕會自毀長城,賠了時間,更賠了港人的信任。

  • 林若思,游走於官商政圈的核心外圍,曾任職傳媒、政治幕僚及公關;熱愛文字和山水,坐聽政圈絢麗與平凡,細看政策虛與實,只想說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