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港人北上大灣區,不應只談權利》

中央對於大灣區的規劃發展,以及港人對國家的認同,均十分著重,並且推出了一系列方便港人到大灣區工作、居住的政策,譬如:簡化領取內地居住證安排、取消港人在內地工作需申請工作證的規定、以至提供就業配對和其他福利項目予港人。此外,一些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也建議中央提供更多誘因,鼓勵港人到大灣區工作、投資創業、居住。

固然,中央提供的一些優惠和特權可以起到鼓勵港人北上的作用,但是,作為國家一份子,港人、特別是擁有國家政治機構身分的人物,不應只提出特權,而沒有提出港人到大灣區發展要盡的義務,否則港人在內地的特權將會令內地居民感到不公平,最終影響大灣區內各城市的人才、經濟交流,影響大灣區的長遠發展。

 

勿重蹈自由行副作用

十多年前,為了刺激正處低谷的香港經濟,中央開始分階段推出內地旅客來港「自由行」政策,此後,大批內地旅客來港。雖然「自由行」成了香港經濟的強心針,但是也為香港社會帶來一些負面問題,例如水貨客、物價和租金急升、市民購買嬰兒和日常用品難、「雙非兒童」問題等等。這些負面影響,不但令港人對內地社會和內地人的印象轉差,也同時降低對國家的認同,以至出現「排外」情緒和「港獨」激進思想的萌芽、發展。

現時中央以至廣東省政府,都希望吸引港人到大灣區投資、工作、居住,並推出了相關的優惠政策,提供港人一些特權,這應當獲得港人歡迎,但同樣道理,給予港人特權的同時,要留意這樣會否令內地人覺得港人「高人一等」,令大灣區以至內地其他地區的人民,對港人產生不滿和排斥感。這些情緒萬一產生,會做成兩方面的問題:

一方面,內地人對港人觀感變差,會妨礙兩地居民的交往,增加分化因素,不利國家團結和發展。

另一方面,內地人對北上大灣區的港人的不滿情緒,會被一些別有用心的團體「大造文章」,刺激彼此的不滿,從而為他們的「中港分隔」甚至「港獨」激進思想爭取市場,吸引更多港人、尤其是年青人認同、支持「港獨」。

 

繳納內地稅,理所當然

因此,作為國家管治隊伍一份子的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以至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在爭取大灣區內港人種種權利的同時,應該同時要求在大灣區的港人履行一些國民義務。最基本的,是遵守內地法律。當然,在一國兩制下,港人在內地要盡的義務的詳細安排,可以跟內地人有所不同,而這種不同,相信也會為內地居民接受。

首先,港人如在大灣區居住、生活滿一定日子,就應當按照內地稅務法律,繳付應付的個人所得稅。港府和建制派可以向中央爭取的,並非豁免或減免,而是讓內地港人只為他們在內地的收入繳稅,無需按照內地即將實行的個人所得稅法律中「全球收入徵稅」安排來繳稅;至於「雙重徵稅」問題,應該由港府自己豁免這些港人對港府的稅負。

其次,按照國家法律,人民有服兵役的義務,但是在一國兩制下,港人若加入解放軍,可能會產生政治和軍事上的一些問題。這方面港府可以提出,維持現行港人免服兵役的規定,同時將此規定、以及《香港基本法》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規定,加強向內地居民宣傳,避免內地居民對港人所擁有的種種「特權」產生不滿。

順帶一提,為了對等的雙向交往,在促進香港加入大灣區發展的同時,港府應盡快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進行本地立法,令香港在國家安全、國家利益方面的保障與內地接近。這樣將確保香港加入大灣區發展符合國家安全利益,同時令內地覺得香港社會和港人有著與他們相近的國家安全、國防安全思想,為港人與大灣區及內地其他地區的交往奠定良好的基礎,達至「雙嬴」。

  • 文濤,多年來從事有關國家、香港和澳門的政策研究,並曾參與一系列有關港澳地區政策和選舉的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