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吸取釘書健教訓,呢次實無死》

這兩年的八月,大概是農曆七月(鬼月)前後,都好「猛」,總會有香港自稱民主派的人士撞到「邋遢野」。去年八月有民主黨「釘書健」撞到「強力部門」對他施以「酷刑」,事後反而自己涉嫌以虛假資料誤導警務人員而被捕。今年八月,輪到香港眾志話有兩名成員在深圳和廣州被「國安人員」扣留問話。

這件事真的不知道有幾個人信,睇 FACEBOOK 留言,十有八九都是諷刺挖苦。疑點之多,網上一早有人羅列,明眼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例如有被告無原告,只說是兩名成員,連姓名都無,姑且叫做路人甲、炮灰乙吧,其中一個三月已經瀨野,要等埋八月那位一起公佈?

細節荒誕誇張,國安出動拷問椅、測謊儀,結果只是問下「你貴姓、係邊度做嘢、幾時入黨」這些「行貨」,眾志成員真係堅貞過劉胡蘭。

國安盤問眾志的成員名單?區區一個連名都無的路人甲成員,國安都可以出動十個人去抓,證明對眾志成員有咩人了如指掌,還需要問?

不過,不得不說,經過「釘書健」事件,這次眾志學聰明了。上次演戲太「真」,有具體人物、具體時間、地點,所以很容易被警方發現破綻,白白犧牲了「訂書健」同志。

這次不一樣了,首先,我連名字都無,虛構人物,你點證明沒有這個人?第二,地點在內地,我又沒有在香港報警,警方沒理由說我報假案。第三,涉及的地點多而複雜,又深圳又廣州又賓館又派出所,有細節又難查證。

反正,我覺得這次哪怕不贏,他們起碼不會偷雞不成蝕把米。

眾志的著眼點,自己已經說明白,一是回鄉證升級,「擔心國安更容易掌握市民行蹤」,二是高鐵,你睇這些事件都與高鐵、火車站有關。港澳居住證、回鄉證、高鐵,正正是最近內地與香港融合最熱門的詞。

不過眾志的擔心合邏輯嗎?路人甲、炮灰乙都持回鄉證,不是身份證,說明「疑似國安」對持回鄉證的人士的行蹤一樣了如指掌,完全掌握,又何須擔心「更容易掌握」呢?居住證更加是在內地居住六個月、有工作、有固定居所、或正就讀的才可以申領,也就是說,申領得居住證的港澳人,一早已經將自己在內地的工作、居所報告給「強力部門」,是內地的良好市民,這些人又如何會擔心「強力部門」知道他們藏身之所呢?

諸如眾志這班路人甲、炮灰乙,根本沒有資格領居住證,放心啦!高鐵我更是放心,正如去年的「釘書健」事件,泛民朋友告訴了我們,無高鐵,「強力部門」都可以為所欲為,話拉就拉,咁高鐵又點會令你更危險呢?「釘書健」和眾志路人甲都在反復說明一個道理:無高鐵的日子不會令你更安全,你還有什麼理由反對呢?

其實「強力部門」這東西,就好似鬼月的「邋遢野」。科學的角度,是無法證偽的。你沒法證明這個世界沒有鬼,心中有鬼的人總是可以見到鬼。我們要做的,是做一個心中無鬼的人。作為希望香港有民主的人,這件事倒令我對香港的民主派感到淒涼。無論是民主黨林子健這些過氣落魄政客,還是黃之鋒這些年輕的「香港希望」,都是用著同樣拙劣的精神鴉片來維持反中仇共這一香港的核心價值,實在不勝唏噓。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