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堯《無視臆想港獨者,不等於沉默》

以下故事純屬巧合,如有雷同實屬含沙射影,敬請諸君對號入座。

一百多年前,一位來香港讀書的年青人眼見普羅大眾民不聊生,外國勢力侵吞我國大好山河,又有感政府經已無可救藥,決定揭竿起義,銳意推翻腐敗政權。這位年青人立下決心後,思前想後,成此大事必須軟硬件兼備,於是先定立「民族、民權、民生」三點作為行動的綱領。

確立行動「軟件」後,他再四處尋求各同志朋友支持。為此,他離鄉別井四處飄泊,過程中被綁架,遇暗殺,還有各種不為人道的災難。他清楚知道自己做什麼、為何做、怎麼做、何人做、做了有何影響,最終還付出常人難以想像的代價,才能達成目標推翻政權。

不問而知,這就是我們的「國父」孫中山。

一百多年後,故事再發生在香港。一位生於小康之家、有一定學歷的年青人,大好前程正等著他,但過去受毒媒影響過深,對社會、政府、國家持有不可理喻的成見,縱使國家已成為世界第二的經濟體,民族尊嚴以至民眾生活已較百多年前大有進步,他也視若無睹。在仇恨及偏執的影響下,他反政府的思想由「自 HIGH」演變成實際行動,決意投身「港獨」工程。

青年立下決心後,辭去手頭的工作,組織以「港獨」為綱的政黨。一些對香港別有用心的老闆眼見此青年行為激進,大可收為己用,使盲反政府多一個推廣品牌,因此向他投放實際的資源。入世未深、工作經驗欠奉的青年,眼見自己被人重視,雙方就一拍即合,就不分是非黑白的做起亂港害人的勾當。

畢竟青年資質有限,只懂在街上派派單張,對深耕細作的地區工作嗤之以鼻,未能提高個人知名度。即使於立法會選舉被港府 DQ,社會大眾也對此沒太多意見。老闆看在眼裡當然非常不滿,但青年沒法繼續在港滋生事端,他自己也會被上師指責。為求自保,只好要求旗下「外國第四權協會」邀請青年作出演講。老闆當然明白這場演講必定被社會各界批評,但這也是他的目標,當有人抨撃他們,他們也可高舉言論及新聞自由作擋箭牌,只要「KEEP THE BALL ROLLING」,這老闆就可以繼續收取「作亂」費,「亂港」工作長做長有。

同樣是「革命」,「國父」孫中山的原意是救人於水火,起事前也有明確的發展目標,因此他才成功推翻滿清。第二個主角青年,卻並未理解社會現實,只活在自己的圈子中,做出各種不智的動作。

筆者縱使認為該青年的行為毫無意義,但所謂三人成虎,當一個謊言說多了,影響力也會逐漸增加,最終被大眾信服,從傳播學角度,讓我們一直默許,就成了「沉默的螺旋」。

然而,對其本來毫無支持度的臆想,無視就是最好的武器,所謂大音希聲,寂靜並非沉默,喧嘩不一定是最好的表態。還望諸君莫對這種謊言多作回應,在昭昭事實下、資訊大潮流中,它就自然不攻自破。

  • 陳昇堯,香港群策匯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