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三個傻瓜「起跑線」》

香港電影金像獎的頒獎嘉賓素來多是華人,不過今年負責頒發最佳男主角獎給古天樂的,出乎意料之外,竟是一位印度人!不過,由印度巨星之一阿米爾.汗(Aamir Khan)負責頒這個獎,又有誰可以質疑呢?

印度「寶萊塢」(Bollywood)商業電影載歌載舞,熱鬧非常;但它之所以橫掃各地票房,乃是因為出色的電影手法,以及有深度的內容(在香港上映的幾齣電影確是如此)。至少,在短短的十年裏,我們便看到了兩部探討教育問題極為出色的電影。

香港人第一次認識阿米爾.汗,多數是因為 2009 年的《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或譯作《三個傻瓜》)。九年前的這部電影,批判印度社會對學習和知識的扭曲,由超齡(四十多歲)的阿米爾.汗飾演的大學生以其過人的機智挖苦當前教育的虛偽與扭曲。其中有一幕非常惹笑,令人印象深刻:工程學教授不滿意阿米爾.汗對「機器」(machine)原創的生動解釋,卻去表揚把教科書上複雜的定義背得滾瓜爛熟的另一位同學,更把阿米爾.汗逐出課室;於是阿米爾.汗自創了對於「書本」的冗長定義,當教授質疑他何以把簡單的東西複雜化的時候,他便巧妙地反問:教授,你不是喜歡把簡單的事情弄複雜的嗎?

其實,在上述片段中最值得深思的是何以教授萬事都奉書本為圭臬,全面封殺學生的深刻體會,否定學生的原創呢?何以書本永遠歸書本,生活永遠歸生活,兩者互不干涉,互不重疊呢?

《作死不離三兄弟》攻陷了各地的票房,香港大賣,說明觀眾對它的主題有共鳴。

同樣橫掃票房的,是正在香港公映的另一部探討教育問題的印度電影《起跑線》(Hindi Medium)。它不但成為印度本國歷史上最高票房的電影之一,而且在中國的票房收入更超過了印度本身!

  • o 180828 b2aa

 

電影剛播映優先場,暫時不應多談內容。只可以說,這部電影探討的問題,觸及學校教育、家庭教育、貧富懸殊、社會流動、社會語言等等,誇張而又真實。看的時候,有時竟然覺得眼熟,那些人物、那些情節,不正是太平山下的香港眾生相嗎?

電影是可以探討教育問題的,期待香港也會產生同樣出色的探討教育的電影!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