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運動員出得聲明,就要預咗捱鬧》

早前據報,蛙泳時間最快的泳手郭家輝有意參加亞運一百米,但奧委會在無解釋情況下,DQ 其港隊資格,而在亞運參賽名單曝光後,發現取代郭出戰該項的泳手是只排第五的,泳總委員吳旭光的兒子吳欣鍵。事件曝光後,被指黑箱作業、不公平、有違 Sportsmanship。

不過香港亞運游泳代表隊回港後,集體以「強烈譴責某本港媒體失實報導」為題,撰聯署聲明,包括歐鎧淳、陳健樂和施幸余等,在個人 Facebook 或專頁刊登,指報道有誤導,卻無解釋。

網民留言,一面倒批評運動員,指他們沒有解釋為何第一名未能出賽但第五名可以,沒有講「真相」,卻只講報導失實。

然後又有網民指不應鬧香港游泳代表隊員,說他們是被迫的、運動員生涯好短訓練很辛苦、不要政治化、要「對準政權」云云。

原來被迫就可以妥協?

原來為強權辯護,就不能責難?

原來運動員可以不理 Sportsmanship 去為強權說項?

原來有泳手受不公平對待,同行可以向更弱者抽刃?

按這邏輯,以後大家都不能鬧高官鬧法官鬧議員鬧警察,「因為他們都為保住自己、工作和生活」,身不由己?

到以後,有強權做錯、有人為其辯護、辯論,是否就不再需要有人承擔,只需說他們有苦衷,他們被迫,不要鬧無辜?

若果作為運動員,連優勝劣敗都不再重要的話,還比賽來甚麼?

在二零一八年,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你不理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總不能以鄉愿心態,表了態卻又不能被評論。出得黎行,預咗要還。否則,不要開聲,或直接反抗吧。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