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一群罪犯》

上星期二(8 月 21 日)是特朗普最倒楣的一天。他的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當天在法院承認,在前年總統競選期間,他曾遵照「一名候選人」的指示,向一個成人電影女星和一個《花花公子》封面女郎提供「掩口費」,叫她們不要向人披露曾經與特朗普搞上。這是違反選舉法律的嚴重罪行。科恩又承認在過去五年合共隱瞞了超過 100 萬美元的收入;這些控罪加起來最多可判囚六十五年。

在同一天,特朗普的前競選團隊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在另一個法庭上被陪審團裁定稅務欺詐、銀行欺詐及隱匿海外銀行賬戶等八項罪名成立,最多可判囚八十年。他下月還要就洗黑錢、作虛假聲明等控罪,到法庭應訊。

也是同一天,特朗普的支持者,加州共和黨眾議員亨特(Duncan Hunter)與妻子被控挪用了超過 25 萬美元的競選經費,供私人吃喝玩樂。

科恩的認罪,對特朗普打擊最大。對於非法支付掩口費的事,特朗普最初推說不知情,後來又辯稱掩口費是用他自己的錢提供的,不屬於競選經費。殊不知即使是他私人付的錢,也一樣犯法;而他這麼一說,就等如承認了自己有參與其事。

有人拿這宗案件跟尼克遜的水門事件比較,認為如果不是共和黨控制了國會,特朗普已經要面對彈劾。

特朗普一貫蔑視法紀,而他所任用和信賴的人當中,早有多人被揭發是犯罪違法分子:他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和外交政策顧問,分別承認在與俄國官員接觸的問題上向聯邦調查局作假證供;一名選舉助理承認串謀以及向聯邦調查局撒謊的控罪;跟了他多年的私人助理涉嫌觸犯嚴重財務罪行而被調查;白宮辦公廳的秘書被兩個前妻指控有家暴行為;另一個支持特朗普的眾議員 Chris Collins 被控內幕交易和向聯邦調查局人員說謊;還有其他。

難怪有評論員提出這樣的問題:特朗普的支持者一個個成為罪犯,是偶然的嗎?

前些時有分析說,特朗普顛覆了許多原有的制度規範和道德準則,看似胡作非為,其實他是順從了美國求變的民心,所以得到很多人支持。他獲得的政治支持,竟足以成為他的金鐘罩、讓他肆無忌憚、犯了法也不會受制裁嗎?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