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樹木管理,要擺脫技工思維》

香港社會有一個奇怪現象,凡是有新的問題發生,就會有政客政團要求政府設一個獨立的部門應對,這簡單聽下去,好像是很好的解決方法,但只要看看滲水辦事處和樹木辦事處的表現,就知需要重新審視這種線性思維是否真的能解決社會問題。

新的社會問題,都往往有很複雜的成因。如果我們以技工維修機器的想法去處理,就會出現「開設新部門」這類想法。人們往往誤以為複雜的社會問題只要有應對的部門,就可以迎刃而解。

筆者經常稱這種技工思維是香港政府管治的一大問題,例如滲水辦事處成立以後,大廈樓宇的滲水個案數以十萬計未能處理,其他部門就以新的辦事處已經負責為理由而放手不管,讓原本要解決的問題更難根治。現在又正計劃解散滲水辦事處,等待解決的問題仍沒有出路。

樹木管理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從 2008 年倒樹意外奪去女大學生寶貴生命以後,香港社會大眾對樹木的關注有增無減,但樹木辦如何能夠應對全港所有樹木的保養和看顧?而其他涉及樹木管理和種植的不同部門,又如何配合和協助樹木管理?還是各自為政,將問題拋來拋去。

就以今次奪命倒樹意外要負責的房屋署為例,它可以說是全球管理最多公營房屋的機構,對樹木的種植和管理有豐富的經驗,也有龐大的外判管理公司協助樹木管理,但為何問題仍然重複發生?

歸根究底,在人口密集而又越來越注重綠化的香港社會,樹木管理是從城市規劃、樓宇興建規範、到日常物業管理各個範疇都要關顧的複雜問題。

十年前已經有無數質疑指香港並沒有足夠樹木管理的專家人才,但十年來,並未見各個政府部門去推動和培育更多對樹木有更深入認識的不同程度的專業人員,因為這涉及勞福局下的再培訓計劃、教育局下的相關課程、以至物業管理業界、規劃測量界等等專業範疇的學會資格要求。要推動各層級都有人員對樹木管理加深認識,絕對不可能由一個樹木辦去來做。

究竟香港能否擺脫技工思維,不只寄托一個部門去處理個別問題,而尋求整體協調的方案,讓各個政府部門也傾力在自己的範疇去協助解決相關問題?這是能否處理好樹木管理的關鍵,也是其他複雜社會問題的解決之道。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