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與湯家驊商榷》

陳浩天應邀在 FCC 午餐會上演講,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明言,希望港府考慮履行憲制責任,加快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語音剛落,特首林鄭月娥再一次以「時機不成熟」回應,擔心因二十三條立法問題而影響現任政府施政。她意圖用拖字訣,展示其政治智慧,忍一時風平浪靜。但是,退一步是海闊天高嗎?

面對政府取缔民族黨行動依法展開,陳浩天表現無所畏懼,揚言隨時做好坐監的準備,居然更撰「给特朗普信」公開要求特朗普取消香港世貿地位,直搗香港命脉,損害香港整體利益。此等行徑,只能反映出陳浩天在政治、歷史甚至倫理上的無知與愚昧。

就在不久前,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則發表言論,認為陳浩天的有關言論有可能觸犯煽動罪,但卻不認為加快二十三條立法能解決這類行為。

我說湯的言論略有不妥,恐怕未能看清這次陳浩天事件的本質。湯說,如何在二十三條和香港核心價值和自由權利間取得平衡,是就二十三條進行立法的先决。此番言論欠缺政治智慧也。有人說,擁有政治智慧之人能理解、掌握並運用一切有利於維護管治能力。我同意!二十三條立法關乎國家安全,乃大是大非的問題,在一國兩制下,一國為先,兩制在後,在一國的大前提下,香港人方擁有《基本法》賦予的自由與權力,發展香港核心價值。陳浩天引進外來勢力干預中國内政,是不爭的事實,外國勢力摻和一起,香港不平安,又談何權利與價值?湯家驊為了表面的大融合而主次顛倒,輕重不分,本未倒置!

湯言,陳浩天影響力有限。任何初生之物皆顯微小,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湯家驊再一次展示其政治嬴弱的一面。他除了主張「適時」就二十三條立法,更支持全社會理性討論。令人困惑!試問湯家驊,如何保證全港每一個角落,包括學校、社區會堂、酒店大堂、大學禮堂等等,所進行的與港獨有關的討論皆屬學術性或理性討論?

我想,或許湯先生正與外交部唱對台戲、為港獨勢力創造喘息的時空而不自知。歷史和葉劉淑儀,已清楚告知二十三條立法荆棘密佈。難為而不為?明顯在這一點上更見葉劉的承擔。

我們姑且不論目前是否有刑事法律制止類似的行為,請問湯先生為什麼不能以租約民事法約束租用單位作為散播港獨場地的行為?FCC 與政府簽訂的條款中,可是有禁止在該場所進行任何非法的行為條款約束的。湯回答,慮及 FCC 國際影響力,為了形象,不宜為之,因此,應懲處非法言論之人,而非為其提供條件的平台。

湯家驊忘了根本,貴為人上人,忘卻了平台對一個人發展的重要性。有人說失去平台等同失去一切。此外,湯家驊還需要真正理解何謂「温床」,學習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有人說,今日立法會亂局與曾鈺成當年的懷柔與姑息,有著重大的關係。法庭上,法官就控辯雙方的理據與陳詞作出判决。歷史上,時間會對為官者政策與作為做出公断。湯家驊請您三思而言!

  • 原載:《星島日報》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