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俊《DQ 上訴渺茫》

梁國雄屢敗屢戰,剛又被上訴庭駁回上訴,不批准其上訴至終審庭的申請。當然按法例,他仍有權直接向終審法院申請終極上訴。

梁早前就立法會議席被原訟庭 DQ 判決,提出上訴。隨著另一位原本同時提出上訴者劉小麗策略性放棄上訴,梁獨自背負循司法程序的抗爭;依仗法援支撐,又有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肯「犧牲」按法援收費標準襄助,當然會扭盡六壬,無孔不入,包括提出:在上訴階段,要求引入內地法律專家意見,就全國人大常委會相關釋法是否偏離真正釋法因而不能有追溯性,提出質疑。

按一項廣泛接受的法律原則,除非符合三項條件,否則在原審階段沒有或無法獲得的證據,在上訴階段不能提出作新證據。

原審時,法官沒有機會考慮的證據,即使屬關鍵及理應可左右判決的,一旦用作推翻原審,似對勝方以至主審法官不公;另方面,考慮整體公義,上述原則可謂在兩難之間作出平衡。

基於訴訟費用昂貴,香港又沒有像美國較常見的「不成功,不收費」制度,大部分市民遇上麻煩,迫不得已參與訴訟,亦往往希望盡量減少訴訟前期使費,包括草擬狀詞、蒐集證據、落實證人供詞等;到真正避無可避、需要正式上庭審訊階段,才「臨急抱佛腳」,但往往因為開局欠佳,證供缺漏、證人不全等,導致敗訴。

不少市民甚至對一審掉以輕心,心想萬一敗訴,上訴才見真章,誤以為可以到時才落足重本。惟基於上述原則,到上訴階段不能提出「新」理據及證據,白白浪費尋求公義機會。

梁在初審時,雖已有李作主帥,更應知悉之前上訴庭已在另一宗案例中闡明國內法律專家證供的必要性,卻失諸交臂。最終 DQ 上訴也只屬行禮如儀。

  • 原載:《Am 730》